2020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投稿:lincangxww@126.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世 界 佤 乡 好 地 方  避 暑 避 寒 到 临 沧把 临 沧 建 成 最 美 丽 的 地 方
您好:您的位置是 > 人文地理 > 戍边记
戍边记
发布时间:2020-11-13 11:19 新闻来源: 市文联

4.jpg

三担白米三担糠,

驮起白米去镇康。

镇康爱我小白米,

我爱镇康好姑娘。

这是流传至今的一首赶马调,调子里说到的镇康,过去是马帮必经之地,时至今日,这里早已是人声鼎沸的西南边境县城。

2.jpg

镇康,位于云南省西南边陲,临沧地区西部,地当中缅边境门户……县境四周,北望龙陵,南及耿马,东邻永德,西与缅甸果敢县东界犬牙交错,唇齿相连,国境县南北蜿蜒绵亘近百公里。县域古为西南丝路通道,今为对外开放的内陆窗口。国境线长100公里,分布着1个国家级口岸和6个边民互市点。镇康县是一个集边疆、边境、民族、贫困为一体的县份。(《镇康县志》)。镇康县1994年被列为过家级贫困县,2001年被列为全国扶贫开发重点县,2012年被列为国家连片特殊困难地区滇西边境片区县。

镇康历史悠久,淌河洞旧时器文化证明,在距今一万多年前即有人类在南捧河流域繁衍生息。西汉铁制古战刀的出土,让人联想到两千多年前这里的烽烟战火、金戈铁马。

怒江,东起老蒋水南碰河口,西止章奎小河口,过境流程27.5公里,上世纪80年代建造的龙镇大桥连接起保山龙陵和镇康两县,才结束了两岸渡筏而过的历史。两岸岩壁陡峭,山高谷窄。这条江,既是一条难已逾越的天堑,也是一条铭刻着镇康人民为抗日作出了巨大奉献的江流。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渡怒江反攻,沿江卒伍遍地。镇康县支前进入最繁忙时期。全县‘日出民工两千,畜力三千’往返于镇康、龙陵、芒市之间,仅据1—10月统计,支前动员9次,共出军运民工9800人,动员民众组成运输担架大队,沿途设茶水站和转运站,运输弹药、粮食、抬担架的人流酷似蚁群如此支撑越年,直至滇西失地收复。人民节衣缩食,倾家荡产,为保家卫国,驱逐日寇,不惜耗尽财力。1946年5月13日,镇康县参议会呈文云:历年大军云集,输送频繁,即以供应军队副食一项,人民负担已超过正粮一倍有奇。

七十多年前的中国,从镇康道龙陵没有一条可以走车的路,少有的羊肠小道也是险峻万分,只有马帮经过。高山大岭阻止了日本陆军西进的势头。日军进犯必须打通怒江。就这样,镇康县勐捧镇的忙耿村,这块弹丸之地,成为了两军对峙争夺的地方。日军曾在这里偷渡过江,远征军在这里设卡抗击日寇,留下了老兵崖、战壕、渡口、抗战医院等抗战遗址。

也曾有飞机在此地坠落,飞机遗骸被当地百姓拾回去打造成铁锅、锅铲等炊具使用。

那是一段让人无法忘却、值得让人们深深铭记的岁月。

正是从这条江中折射出的忠勇仁义的人文之光,在漫长的岁月里一直激情地照耀着镇康这片土地。

所以说,镇康人的忠勇气节是有渊源的,是从镇康的漫长历史中来的。涛涛江水带走的是岁月,带不走的是镇康人民爱国的热血浩气。

随着发生在怒江沿岸的前所未有的地理巨变,随着人民的脱贫致富奔小康,在这精神源流的原产地,人们是否能够从容地联结历史,把这条波澜壮阔流淌了几千年的忠勇之河世世代代地保存在心底呢?

一般而言国家之间的边界经常以山脉与河流来划分,河流一般以主航道或者深弘线来划分,山脉一般以山的脊线来划分。当然,这是国与国之间的划分。因为山水相连,民间百姓往来则相对自由,没有那么明显的界线区分,尤其是撞上了爱情,山山水水也无法阻拦男女之间的相爱。

6.jpg

翻看《镇康县志》,看到这样一段文字:1954年,春季,缅甸果敢红星区班龙寨两个男青年在109界桩中方一侧的野猪汪塘,与中国田洼村的姑娘唱山歌。田洼一小伙大吼几声,两个缅甸小伙被吓得急跑,不慎掉进109号寨桩旁的落洞里……后经两国政府协商后,方得到妥善处理。

县志里所记载的不过是上个世纪边界里发生的一段小插曲罢了。说明中国和缅甸因山水相连,总是会有躲不开,避不了的关系存在着。2009年以来,缅北果敢地区相继发生了“8·08”“2·09”“3·06”三次大规模军事冲突。炸弹落地后一柱柱黑烟冲起,然后在顶端开出大朵的花来,下面的地面在咆哮,在翻滚,吐出弥天的浓烟,半边天都改变了颜色。那伴随着巨响的猛烈爆炸瞬间可以掀翻几条街道,黑烟滚滚笼罩街区,烟散后,出现在眼前的是坍塌的房屋,掩埋在废墟中的尸体和哭喊的人群……

超过16万缅籍边民涌入镇康躲避战事,他们有的投亲靠友、有的依山而居、有的靠打工维持生计,有的靠社会救济维持生活。对待难民,和其光,同其尘,以德化之,这就是中国。

最近距离地目睹战争苦难的同时,无数炮弹也落入镇康,边境一线埋设大量地雷,给镇康群众生产生活、沿边开发开放、经济社会发展造成巨大影响。

镇康县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处变不惊、忙而不乱,建立党政军警民一体、县乡村组联动的边境维稳处突机制,264个基层党组织、1200多名党员干部,4000多名群众、74个护村队长长期坚守边境维维一线,边民安置、辑枪禁毒、疾病防控等各项工作有力有序有节,构建了“村村是堡垒、户户是哨所、人人是哨兵”的联防联控格局。

他们的脚下,是布满荆棘的路。他们的身后,是连绵的烽火和硝烟。

“建设好家乡,守护好边疆”,每一个镇康人,都用自己的行为践行着这句话中那份沉甸甸的含量。在这里,我想说一个镇康的平民英雄------毕世华,他的故事以最民间的形式,得到了最为广泛的传播。人们在知道了毕世华的同时,也知道了镇康这个神奇的诞生英雄的地方。

毕世华,南伞镇红岩村人,一个朴实的70后彝家汉子。2007年被聘为界务管理员。九年如一日巡逻在边境,保卫国家领土及边境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的安全。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口头禅是“有国才有家”“有边就有防”。2007年6月,他积极协助外办组织农户投工投劳3000多人次,在边境上修筑了一道长90多米的护堤。2008年至2010年,他带领民兵和我方边民沿国界线,以经济林为主种植1·5万余株界树,在边境上绘制了一道5公里长的绿色长廊,使国界线更加明晰,边民更多受益。自被聘为外事界务员以来,毕世华也成了老百姓心中的“草鞋外交官”。 2016年1月3日,他在巡逻时遭遇触雷,两腿不幸受重伤。被誉为“守边英雄”“护边模范”。

2019年,我们循着英雄的事迹前去采访。越野车在去往刺树丫口的崎岖山道上爬行,路窄,坡陡,山野中的公路是条沙石路面,弯弯曲曲地向上延伸。两侧的山坡上,栽满了核桃树。同行的记者指着公路右上角的一块山地给我看:那就是毕世华巡界时被炸的地方。

我吃惊地从车窗望出去,那山地绿草覆盖,核桃树叶蓊蓊郁郁,鸟儿叽喳,桃花灼灼,山头云雾环绕着山峰,看不出丝毫战争的血腥痕迹。驾驶员淡淡地说,山上好多地方还埋有地雷。有专业的排雷士兵在排雷,今早还引爆了两颗呢。

原来,战争从未离去,不经意间你甚至会与它肌肤相亲。

边界和互市点非常重要,边界互市,不仅仅是交换产品,还可以通过互市点进行文化交流,学习更先进的文化。物质文化的交流超越了因不同语言、人群、国界的隔离形成的籓蓠。

镇康地处中缅边界,两国边民越境交换产品源远流长。过去多为我方边民到境外老街、大水塘、红岩赶街。清末明初边境主要村寨相继开街后,内地及缅方行商挑货轮流出售于各集市,少数商人开店经营,境外边民开始来我方参加贸易,形成边民互市。(《镇康县志》)

3.jpg

2019年5月,我们一行人来到110界桩旁的勐捧岔沟与境外红岩的边民互市点,体味一下边民互市的赶街氛围。这儿是镇康县除南伞外第二大的边民往来出境处,我们来得正巧,那一天正逢五天一集的边民互市的日子。

近几年,缅甸风云激荡,更显现出中国和平可贵的一面。房舍鳞次栉比,摊贩连绵不绝,从市场琳斓满目的商品就可体味到中国这边市场的繁荣。曾几何时,许多紧俏的商品之能从缅甸那边获得,现在,中国市场上物品应有尽有,早已满足了老百姓的生活需求。

大太阳下,其实弥漫着郁郁葱葱的人间生活气息。

在集市摊点上,我们看到有几个卖光碟的摊位,摊芭上摆满碟片,花花绿绿的封面套上,既有中文,也有缅文。民生日用品以中国这边的摊位繁多,摆满了日用百货和土特产品。缅甸那边就摆了两三个摊位,卖点香烟和饮料。烟极便宜,10元、15元就可以买到一条,有一种烟的包装象极了上世纪云南卷烟厂生产的春城烟。当地人说,缅甸的烟叶制作粗泛,只能用来吸吸水烟筒,过过烟瘾。要好抽,还是得买中国的云烟。相比中国这边的热闹,也幡然似另一世界。

说是边界,一片空阔,不见显著自然标志,脚一抬,跨过门楼的木栅栏,就到了缅甸的地界。那片随时充满了枪声、炮声,充满了杀戮、动荡、苦难的土地,那片连绵起伏的野地和山峦,芸芸众生渴盼着安宁和幸福。

2015年,缅甸动乱,第一枪就在这里打响,大量的缅甸难民聚居于此地。有的难民只顾逃命,跌跌撞撞,脚边流着鲜血自己都感觉不到,又渴又累,就要彻底绝望之时,终于踏入了中国境内,看到五星红旗,瞬间倒在树下安然睡去。

这一天,我们也是回到中国地界,站在了自己的国土上,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有了归属的感觉。

每一家房头,最为醒目的,是迎风猎猎起舞的五星红旗。过去,边界村民也会挂红旗,那是在重大节日时。但是,一场战争改变了许多。因为国旗能告知对方的炮火,这是中国的领土,神圣不可侵犯,也意味着安全。从此以后,挂国旗便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已经成为了边境村寨的一景。

这里虽然是边疆民族地区,老百姓们或许说不出什么大道理,但他们从来不需要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因为生活中活生生的例子已让老百姓切身感受到中国的伟大,以及做一名中国人是一件值得自豪骄傲的事情。

在这儿,曾出现过国旗抢购脱销的事情。看得出,那是老百姓一种发自内心的虔敬。

战争触动了全民族心底最深层处的爱国情怀。人们需要有一种更真挚、更赤心、更直接的表达。

放眼望出去,远处山坡上高高低低、参参差差散落的人家里,户户飘红,像红红的木棉花在绽放。

5.jpg

刺树丫口村离城20多公里,为了抵达这个地方,我们的中巴车在蜿蜒山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当车在山腰中一个广场停下来的时候,一座非同凡响的建筑出现了,清一色的雕花木门,新漆的飞檐斗拱朝着村庄,鎏金门头上几个龙飞风舞的大字“戍边馆”,森严伟岸。看起来舒展朴实,又庄重大方。整座建筑坐北朝南,呈长方形,高12.96米,占地总面积463平方米,建筑为砖木结构。四周为开放式广场。

一座雄伟的大殿从天而降般地出现在刺树丫口寨子里,剑川工匠的雕工营造技术来到了这片野性天真的深山老林中。粗大的梁柱与屋顶衔接自然,高低错落有致,舒缓的节奏显得古朴而从容。一根根竖着的木构链接粱架,周围砌着有弧度的砖,围拢契合成上大下小的样式,耸立在大殿的顶端。衍架向上延伸着,营造出一种肃穆与庄严。韵律灵动,气宇轩昂。极具审美的价值和视觉愉悦。

戍边馆的结构并不复杂,但是遍布整座建筑的木刻,让人过目难忘。门窗上缀满了繁复的纹饰,那些细腻的人物、动物、植物雕刻,栩栩如生,不仅种类繁多,制作也丰常精美。深棕色的木结构,以沉稳的色泽凸显出明快的质感,而构成这座建筑的木雕艺术的各个构件,又各自精彩。众多中国传统人物形象和鸟兽木雕,神态生动逼真,它们静静地停留在这个巨大的木建筑体内,通体散发着一种古色古香而又精美的艺术气息。

从远处看,殿堂雄伟,它在造型上和结构上糅合了实用性和艺术美,使建筑整体呈现出一种极其和谐的魅力。加上门窗众多,在空间色调上也丝毫不显压抑。离近了看,斗拱、柱子和房梁等建筑构件,承接处都严实紧密,巍然不动。在外面看,它是传统的。而进入到里面,不同的版块定位、红白相间的色块设置、现代化的灯影投射,营造出一个大气恢宏的展览空间。简约不简单,让人在接受爱国主义薰陶的同时,也能细细品味中国传统艺术的建筑之美。

戍边馆的下面散布着古老的村庄。绿树、隐约的蓝色屋顶,白云回望合,青霭人看无。千奇百怪、形形色色的石头构成了刺树丫口特殊景观。村子里的房子几乎都建在石头上。我们在村子里穿行,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石头与我们错身而过。仿佛我们自身,也变成了其间一块块嶙峋褐色的石头。

石头其实各色各样,细看的话,没有长得一样的石头。像老虎、像马、像大象、像羊群……呈圆形、方状,圆锥体、柱状……因为多,因为大,因为都有一层被自然做旧的包浆,混沌一片,大巧若拙。石上各有其特殊的纹理,覆盖着毛茸茸的苔癣,坚硬中蕴涵着灵气。许多石头横在路上,时时要绕过去。我们顺着土路往寨子走去,地老天荒。

导游小杨顺手指点,说村口那棵百年核桃树下的那块大石头上,有一个天然生成的“福”字,据说触摸后能够赐福于人。于是一伙人都起了童心,嬉笑着上前,触摸起石头来了。

小杨问我们,村里有一位90多岁的长寿老人,过去是唱“阿数瑟”的高手,想不想去拜访一下?大家听了都说“去”。于是尾随其后跟着她前往。

阿数瑟是流传于镇康、永德以及缅甸一带的边地先民共同打造的民歌形式,由于山水相连和长期的贸易往来、以及民族的迁徙和融合,终成了一种口承民俗,形似西北的“花儿”。实际上,它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生活状态,也形成了他们共同的文化植被。只要一唱起阿数瑟,仿佛就会找到彼此的亲人。它是野生的,带着田间地头的泥土气息,每一句唱词都像葡匐于大地的植物,素朴、粗砺、贴切、直白,用老百姓的口语即兴唱出,男女间一唱一答,考验着每一位领唱者的智慧和应变能力。每一位阿数瑟歌者,都是一位民间的诗人。

进了那家人的院场,见到一个眉眼依然清濯、鼻梁秀气,包着黑色的包头,青色长褂的老妇人坐在藤篾椅上,笑眯眯地望着我们。

她眼不花,耳不聋,问她什么都能听得一清二白。这家人,不止这家,这一个村庄,从老人家的祖上或者更早就住在这里。老人说是是因为避战乱来到这里的,一住就是好几代人了。她家都是五世同堂了。

大家看见她缠着布条的脚感兴趣,因为按她的年纪来推算,她应该是上世纪20年代末出生的人,但她分明没有缠过足,是一双实实在在的天足。她说大山里没人管这些事,过去虽然穷,兵荒马乱的,日子过得艰难,但大山养人,饿不死。现在更是过上了好日子,吃穿都不愁了。

小杨问她,奶奶你还记不记得唱阿数赛的调子?老奶奶一只手捂着嘴笑,另一只连摆着说那是年轻时的事了,不记得了。

想想要让这么高龄的老人唱调子,确实是一件挺为难人的事情。再说远古之事已经模糊,容易牵强附会。

告别老人走出来,雾气缈缈,次树丫口村仙境般,天地灵气犹存。

1.jpg

红色的巡边栈道环绕山形而上,南北绵延数公里。它如龙似蛟,因山就势,纡馀委蛇,扼守住寸寸要害之地。边界、边际、边线、边疆、边沿……一道道木栈,缔造出路线、生命线、阵线、战线、前线……它不仅是一眼看两国的观景长廊,也是具有深长意味的军事上一道符号。

走到半山腰,小杨又指着长廊下一堆山石叠加处,说这地方长得很诡异,当地老百姓都把这当作神异之处。因为这堆石头堆砌出了一个洞穴,洞口从外面看像女人的……而进去洞里却又变成了男人的……她把后面几个关键词都省略了没讲出来,但仿佛大家都听得心照不宣。说到底,不外乎是当地老百姓对生殖的崇拜而已。

站在观城台上,极目四眺,确实有“望之四达,足状伟观,百里之外,了然在目。”之感,山川无言,天地苍茫。在此俯瞰,东侧是中国云南临沧市镇康县,西侧是缅甸果敢地区。这里就是“一村看两国”的绝佳观景点。

这里山谷如同白雾的渊薮,不断流出一股股雾流。走在栈道上,便一头扎进了云雾里。从山中俯视,四野寥廓,河流田畴隐约可辨。远远看去,楼宇建筑在雾气的缠绕下显露出一点身形,被装点得梦幻仙境一般,低一点的建筑物在浓雾的遮敝下,时隐时现。突出于雾海之上的高楼,又犹如云端上的海市蜃楼一般。阴郁的天空,乌云密布,太阳偶尔光顾。许师在云雾散开之时,抓拍了几张云雾中的镇康城和缅甸果敢老街的照片,一霎间,又什么也看不到了。白雾茫茫,让人疑心刚才看到的是幻象。

半山酒店民宿已基本成型,因为云雾缥缈,看上去就像仙阁琼楼。尤其是民宿空中花园阳台的设计,匠心独具,在竹木建材上呼应着碦斯特地貌,从而建立起与自然沟通的桥梁。落地窗收纳着窗外的山景,大自然如其所是地呼唤着回归,于是人在这里,便仿佛回到生命的原乡。不仅仅是民宿,而且是诗意的民宿。暗合了现代人追寻幽林静谷的爱好,诗意栖居的理想。想像着三俩好友,在这阳台里摆上一茶席,席地而坐,静静地望山观云海,看日起月落,该是一件多么让人惬意的事情。

山顶栈道尽头处,2019年驻军在山头所建下的碉堡已与土地浑然一体,好像是从大地上生出来的一个土包包。架枪瞄射的洞口上已长满了稀稀落落的野草,在风中轻摇。这儿到底发生过什么?无人探究。碉堡常常被经过的人所忽略,或者视而不见。有的人见了,觉得它就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土包,深陷于大地的泥土中,被隐匿。

但它时时刻刻提醒着人们,刺树丫口是一个关隘、要塞。那是一种无言的召唤。

让我们把目光,再次投向上个世纪战火纷飞的抗战年代。

1942年5月,为防御占缅日寇入侵中国,中国远征军第6军117团3营奉命驻红岩村皮涕果一带,沿边设防。红岩村刺树丫口东面有一丘陵高地,上面便于瞭望,可远眺果敢,俯视南伞,亦可近观四周村庄,与插旗山、狐狸山和张大地山布防要地相呼应。丘顶怪石嶙峋,石间沟壑纵横,便于隐蔽。丘嶙下有一潭清涧,可供饮用。远征军遂于此山包设立岗哨,日夜守望。抗战胜利后,村民就把此丘陵称作“边防包包”。以此铭记曾在此防守的军队。

所以,要了解镇康戍边史,避不开被誉为百里边关第一哨的红岩刺树丫口村。

刺树丫口村是典型的碦斯特地貌,属于地层溶蚀严重,水流像是精通遁身术,地表到处漏水,导致干旱,灌溉、饮用水缺乏。山地石头多,粮食作物以旱作为主,勉强开出的土地种植些包谷、巴蕉。刺树丫口的岩溶地貌很美,但很贫瘠。

在过去,种地是没有办法的事,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偶有游客,进来看看,转身就走掉。

如今,刺树丫口村在建成沿边小康村和率先建设中国最美边关中,率先成为了“旅游网红打卡点”。

刺树丫口村旅游开发是2019年开始的事,政府鼓励和引导群众发展有乡土特色的旅游产业。很多老百姓在家门口做起了小生意,核桃、火镰菜、续断、五荚、木瓜、土鸡蛋……都是些鲜得还带有泥土味的货。尤其是这里种植的青菜,纯天然种植,由于海拔高,天气寒冷,生长周期长,个头大口感好,一棵青菜能有10斤重,一个人环抱一棵青菜都抱不拢,特别受游客的青睐。

2019年,刺树丫口自然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全村发展核桃、坚果、续断、蔬菜等2900多亩,人均纯收入达15195元。新开办小卖铺、小超市、农家乐20家。还建成了两个果蔬采摘园,让城里人亲手体验一下采摘果蔬的乐趣。

7.jpg

很多村民回乡创业,开起了农家乐。赐福农庄的老板娘张淑芳就是其中之一,她说在家门口就可以赚钱,既可以打理家,照顾老人和小孩。寨子里随时人气旺旺的,还可以守着边寨,谁还会往外面跑呢?她边说边手脚麻利地在铁锅里翻炒着火腿,准备煮火锅木瓜鸡,火腿在锅里滋滋地冒油,香味飘了出来。

从怒江南岸的勐捧镇酸格林彝族村寨,穿过勐堆乡傈憟族村的密林,越过巍峨高耸的中缅边界南天门山,到县城之郊的南伞镇的德昂山寨,横亘起伏的崇山峻岭中,分布有中缅106至125号界桩,勾勒出镇康的百里边关。

百里边关第一哨,位于刺树丫口古寨。其紧邻南天门山主峰北靠悬崖绝壁,东瞰县城南伞,南观缅甸果敢,自古以来是国家是国家重要的边防重地,历史上有“诸葛南征设哨房,哨房山包起炮楼”的传说。抗战时期中国远征军在此布防设哨,保卫疆土;解放初期解放军剿匪反霸,民兵轮战,如今军警民团结一心,联防布控,处突维稳,护寨安民,书写了百里边关抗战御辱、守土固边、兴边富民的光荣历史。

这是在参观刺树丫口村的戍边馆时,我摘录下的一段文字。谨以此为记。(曾庆芳  编辑廖云芝



相关阅读
临翔南美大山里的美味野果,扎不住的诱惑!
玉兰寨
戍边记
 
在芒见傣族村遇上最快乐的丰收
这就是勐库大叶种茶
临沧,这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必须给所有人安利上!
 
图片导读
 
扎实推进军事训练转型 习近平...
 
临翔南美大山里的美味野果,扎...
 
军赛乡万亩坝区冬耕忙...
 
时政微视频丨精神的力量...
 
友情链接:
临沧市政府公众信息网 临沧文明 网临沧长安网 人民日报 云南日报 临沧招聘 临沧廉政网 云南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记协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