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谣(外十四首)

空白谣(外十四

   西坡

 

清晨,一人独走南门码头

望长天,听流水,观飞鸟

天空白,江水白,远方白,心空白

一行鸿雁渡江而去

故人从心而来,写下一江愁

潮声低唱,芦苇荡,寒风吹还乱

 

 

狼山行记

 

狼山前半生为狼,雄视天下

后半生化石为山,化狼为佛,面江而坐

长江一路向东,淘李杜诗章,淹诸葛周郎韬略

到此慢下脚步,听狼山木鱼,念狼山心经

心怀大海,从此辽阔 

 

 

吊南京大屠杀同胞辞

 

城砖上,泥土中,石头上

同胞们的血还未干,还腾着热气

 

遗像挂满高墙,老少妇孺,千千万万

铁卷上,石碑上,刻满方正的名字,万万千千

 

白骨错乱横陈,今得见日月,冤魂也该安歇

万千的魂溶入我血,从此养千军万马在胸中

         

  

博尚记

       

午后的博尚,天,空得才剩下海的蓝

两架飞机高高的重叠在纯粹的蓝

一架向西,一架向南

我们多年不见,上松岗,向东望

忆当年,诗和远方,在眼前,在路上

你说起茶树的前世今生,由浓烈转入云淡风轻

时间安静,就像是细数我们身在江湖的过往

还好我们依然是山川的弟子,丛林河流的信徒

油菜花潮高低错落,由近及远

无边的金色瀑布尽来眼底

完等的缅寺淹没在花海,四山的神灵各安其位

天地无言,任花开水流

天空地阔,任鸟飞碟舞

 

 

迎春辞

 

边地的空气是绿的,余寒全无

竹风卷起旧年迎面而来,跳着春天的舞蹈

木棉花高上碧空,为春天献词

两个布朗男人坐在花下,裹一袭暖阳

竹洞里的一窝蜜蜂住在木棉下,守在春天门口

只要心怀执念,每一棵树都是菩提

每一天都是修行,每一个人都是佛

珍惜春天的每一缕阳光,珍惜眼前

池边桃花安静,她第一次看见春天

第一次听春鸟鸣唱,第一次笑得如此沉醉

就如我们初次见面,一见如故,无话不说

                  

 

买刀记

 

在扬州,东关街,三把刀铺面

挑了两把刀,声音清脆,刀口锋利

一把斩骨,一把切肉,斩人间百味

刀是铁春天绽放的花,快人心,也伤人心

第三把已藏于袖,随身携带,斩风斩雨斩虎狼

 

 

 

椅子空在湖畔,坐等一阵春风

枝条悬于半空,站等一阵春风

湖如镜,阳光是一把魔法的剪刀

一点一点打开时光的秘密,还原她最初的模样

山河携百鸟归来,奏响天籁的序章

山石沉默,苔藓为衣,入定在时光里

任春风十里,不喜不悲不哭不笑不哀不怨

 

 

想你,月亮

 

太阳放不下他的江山

请月亮这高悬的明镜每夜来照见

我想你的时候,也请月亮

借一束温柔的光,送你回家

到你的窗前,为你唱一曲春三月,陪你入睡

我在远方,在月亮里想着你的模样

想月光又如何从你秀发间滑落

 

 

晚来雪

 

你悄无声息的降临窗前

你是夜的精灵

冷艳 透彻 晶莹 曼妙

这些世俗和凡人遥不可及

晚来的雪,需斋戒沐浴

用一杯香茗敬她

隔着窗,两盏杯

一盏已满,一盏虚空

一杯敬自己,一杯敬远方

 

 

江畔听潮

 

孤独的夜,下着孤独的雨

孤独的人,唱着孤独的歌

孤独的灵魂,住在孤独的岛屿

 

长江亦有悲欢

观潮的人,已泪流成河

听潮的人,又唱起了悲歌

 

 

望流水

 

在西沙,水衫落尽冬天的羽毛,一地黄金

所有的鸟巢暴露在天空下,鸟儿出双入对

阳光安静,一对水鸟戏于枯荷下

快门还是惊扰到他们午后的清梦

拍几支凌乱的残荷,悄然退出

长江岸,芦苇已收割,一垛一垛如赶海的人群

澎湃的潮水刚刚退去,滩涂心事重重

再来时,可否点燃整个春天

螃蟹遁了踪迹,钓蟹人也没了踪影

望长江,谁共赏日出沧海,日落大江

望流水,人间皆过客

望长空,无信寄与南飞雁

 

 

在乌镇

 

走过你走过的桥,看你看过的柳絮

踏上你踏过的石板,听你听过的划橹声

 

舟行远,暮色四合,桥等在河上,等人来渡

星月起,雨坠寂河,我等在桥上,等你来渡

 

 

 

云南之南骄阳如火

午后的竹叶,桃叶,葡萄叶都低下了头

甘愿臣服,唯池中的水藻高傲挺拔,与鱼为乐

百香果架下,鸡脚一样的光影,是这午后一枚枚清凉的奖章

池边纳凉,读书,喂鱼,喂鸡

牧一群白鹭,放几朵白云,养几缕竹风

河边鱼腥草已肥美,挖一箩煮豆米下饭

沟边的车前草已可入药,煮水当茶

给爷爷一碗,止咳化痰,留我一碗,清心明目

经年前亲手种下的樱桃,红果满枝

引来散学归来的学童悄悄摸到树下

桃花水中半池,枝头半树

青果和芽苞争先站上迟暮的春天

试问,桃呵,竹呵,李呵,樱呵,到底心怀多少个春天?

今老去,明年,后年,年年又复来

 

               

玉兰辞

 

竖新大烧杀馆1

最小的遇难者,沈玉兰,女童,三岁

死于鬼子的枪托,此仅仅为崇明屈辱历史沙瀚海一粒沙

一朵刚刚怒芽的花苞,折于那个风雨飘摇的光天化日

一百二十个死难同胞的名字,一百二十个回不堪回望的屈辱

一百二十个死难同胞的名字,是一颗颗血淋淋带着仇恨的种子,埋在那个冬天

这个春天,岛上玉兰全开了,如小玉兰归来

玉兰的魂归来兮,畅游于这锦绣河山

玉兰的魂归来兮,朵朵向上,纯洁如玉

玉兰魂安兮,中国梦,开在世界的东方

1竖新镇大烧杀馆坐落在上海市崇明区竖新镇,是为纪念在1940年7月30日被日军杀害120余名同胞,以及见证日军残暴的遗址展馆。

 

无题

 

晚来独自循江而走,江风无由而来

吹起迷霭一片,发乱如麻

水有涯,芦苇碧,江草青,船行远

望江流,独念渡江人,春花有期,愁绪无边

有情却无理也无言,任水流,彷徨渐又远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
临沧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联系方式:0883—2127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