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鹿塘记忆(外五首)

马鹿塘记忆(外五首)

董琴

夏天落不完的雨

打在马鹿塘山的香樟树上

山脚的马鹿塘

落花流水,细草软泥

蛙声此起彼伏

抚慰山谷的寂寞

 

六年了,香樟树已经长大

遥记当年的七一

开挖坑塘

移来树苗放入其中

扶苗,培土,浇定根水

一棵香樟树

从此站在桥栗线旁的马鹿塘山上

以哨兵的姿势

守护一座山冈

 

种树的情景

如糖汁滴进回忆的缝隙

回望来路,偶有交集

更多的是远离

那些记忆,成为岁月的标本

一棵香樟树

掩卷最后的时光

 

今天,故意在此歇息

其实,不只今天

每次回乡,都会在此小憩

甚至走上那座山冈

看一看那棵香樟树

仿若去看失散多年的爱人

就连世界也为了我

单独安静了一会

 

一个人坐在路边

看四周的田野,山欢水笑

我以香樟之名

为山河立传

群峰也为我点赞

翻阅共同种树的记忆

时光渐行渐远

却又仿佛没有到来

 

风很慢

想必已与那棵香樟树打过招呼

心头一缕牵绊的情

像四周顽强生长的植物

茶树、银叶桉、鬼针草、狗响铃……

他们或许卑微、困厄甚至潦草

但万事万物,皆有自己的神圣

风霜四季物换星移

它们始终与日月同笑

与山河同哭

                        

 

江畔木棉   

 

这个春天,一定有隐形的设计者

要么躲在高高的木棉树上

要么躲在深深的澜沧江峡谷里

他设计山魂水魄

设计花朵绽放的欢笑

也设计调零时的一声叹息

 

木棉站在江畔

享用着生命的辽阔

花朵已经绽放

叶子即将发芽,过程缓慢

江水静静东流

像大地母亲的呼吸

 

我爱这一江碧水

也爱这一树火红的木棉

我爱这枝头的鲜妍

也爱这一地的落红

需要一种什么样的形式

才能让它成为历史背景?

 

万般悲壮,朱颜绝响

江山为之动容

弯腰拾起一朵

深红的血液仍在叶脉奔流

我看见

一曲无声的生命绝唱

一幅微缩的桑田沧海

在江畔演绎

午夜

 

星星眨累了眼睛

太阳总是没有出来

无边黑夜

在街灯尽头生长

 

我在一杯酒里

看见万物复苏

残雪消融

 

厌世或者热爱

哭泣或者欢笑

都离不开一杯酒

它能让人忘记生死

混淆白天黑夜

 

人生要有多少个秋

才到尽头?

冰雪中的那枝桃花

藏在泪中

花开了又谢

心满了又空

 

 

有你的人间,诗意成行

 

我曾为你写过诗

行行诗句

是啼血的子规

却从不喊疼

 

你来云州

我写《沿着云临高速,就能到达远方》

写《筑路者行吟》

当你回到太行山下

我写《冬天的离别》

写《无问归期》

到了川北,我写《在马尔康》

失眠的夜晚,我写《午夜》

我还为你写梭磨的冷

写尘埃落定的那个世界

 

不写诗时,偶尔喝酒

一饮而尽

飞沙走石的人间

这沾满俗尘的躯体

不经过酒精的擦试

怎能配得上洁净的灵魂

 

不写诗时,我走很远的路

到阿坝寻找你的足迹

他们说,你随北风往南去了

看不见你

所有的眺望都是徒劳

宝鸡,瑞金,深圳,阿坝,临沧……

四海为家,漂泊也是归宿

你属于四面八方

而我

只剩下残缺的部分

 

情不息,诗不止

写红了桃花,写绿了春江

写走了北风吹雪

写高了雁阵几行

在诗里,除却巫山

还有秋水长天

曾经沧海

却比不过地老天荒

 

再多的诗行,厚不过一张纸

去岁的枯草掩盖风雨

人世艰难

我在空格里爬行

一根火苗,纸张化为灰烬

随风飞舞的

是你浑然不知的爱恋

 

诗行苍白贫瘠,喂不饱思念

那就枕着一些诗句

揽梦入怀

梦里田园牧歌,也可随手繁华

有桥梁高悬隧道深幽

也有坦途无垠铁骢如箭

 

渡口无舟,一枕黄粱

世间遍布情愁清欢

有你的人间

我的岁月诗意成行

那些诗行,安放在心底

成为菩提树下

慰籍思念的阴凉

 

 

重回幸福

 

羊头岩,梦里关山

南汀河,悠长得像思念

一路的坎坷,被水抺平

 

心底最深处

是对幸福的渴望

世世代代的幸福人

在这温泉福地

享受着岁月静好

 

坐在南汀河边看今生

有离别,有相聚

最终没有人留下来

我抽刀断水

也断一缕尘缘

 

《山坳》杂志里

依然留有我的墨迹

一个被文化浸润的企业

孕育出物质和文明的果实

今天,我重回这里

幸福糖业人的笑脸

依稀昨日的模样

时间不曾改变过这里

被凝止的

是南汀河畔曾经的那段时光

 

 

如果桃花

 

时间太瘦,指缝太宽

蟋蟀的鸣叫

把夏夜缩得更短

 

太阳是着火的镜子

在光明里暴露

我在一棵结满果实的桃树下

想念春风

 

李白的桃花潭

深不过孽海情天

唐寅的酒盏花枝

抵不过汾酒一壶

 

如果,还有明年

我要去看鹧鸪山下的那枝桃花

在梭磨河里饮尽相思

 

站在云州小城的彩虹桥上

曲水如烟,心事空流

隔着一个春天

我听见桃花对我说

来世,我们重逢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
临沧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联系方式:0883—2127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