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描红楼

《 红楼梦》应该是被解读得最多的名著。
  从中学语文课本入选章节的阅读理解,到各路大家、名家,乃至还有了专门的红学家,《红楼梦》衍生的文学体裁数不胜数。
  女性作家尤其是红楼梦的集中粉丝群。比如,张爱玲、亦舒。张爱玲著名的“三大恨”——“恨海棠无香、恨鲥鱼多刺,恨红楼梦未完”,她的《红楼梦魇》也是解读《红楼梦》至“解剖”状态的书,非常有学术价值。同样,亦舒也写了很多书评,甚至安排她笔下的女主角都必须热爱读《红楼梦》——“不打麻将、读红楼梦”,就是亦舒作品里逼格港女的特征之一。
  《醉里挑灯看红楼》应该是红学论著里面的比较易于阅读的一本。作者刘晓蕾是北京理工大学教授,在学校所开课程里,就有解读《红楼梦》,此书是她在《文汇报》副刊读红楼的文章合著。
  大学教授写书,有一个特点,善于从吸引读者注意力角度入手。如同在课堂上课,如果不及时观察学生反馈,久而久之,课堂便会沦为学生的“瞌睡天堂”,若不用点名打卡计入期末成绩的方式,估计学生会一堂比一堂少,所以,优秀的大学讲师,都是深谙听众心理学的高手,以此进入写作,也就最快抓住读者兴趣。我看这本书,断断续续用了三天时间,累计时长是三个小时。空了立即翻开,马上就能进入。所以阅读速度飞快。
  少女时期,最喜欢黛玉,高出流俗又才华横溢,连不时地小性子都浑然是真性情。现在,最喜欢的是探春,精明果敢、睿智聪慧,有谋略有担当,粉红闺阁世界里一抹最耀眼的蓝色。刘晓蕾笔下的黛玉和探春解读,恰好是我对角色的感受。
  少女时期读红楼梦,最眼花缭乱的就是大观园里的各色菜肴,真正食不厌精脍不厌细,一个茄子用几十只鸡来搭配,还有各式点心,所以不明白为什么各位姑娘奶奶们,动辄就要“腻得慌,谁吃这个”,现在读,除了口舌生香,最感喟古人生活的讲究与创意。备受推崇的法式料理,不管是什么“带”的大厨,要是穿越到大观园里,估计也就是只能给柳嫂子当后厨帮手了。刘晓蕾比对着红楼梦与金瓶梅在吃食上的书写区别,比出了作者出身不同、机遇不同、时代差异,也拼接出了一幅明清侯门与商贾、贵与富、富贵与平民的生活画卷。(作者:徐珊珊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
临沧市广播电视台主办 联系方式:0883—2127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