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投稿:lincangxww@126.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建设好美丽家园      维护好民族团结     守护好神圣国土美丽中国     绿美云南     醉美临沧
您好:您的位置是 > 边地文化 > 向祖国报告丨 边境线
向祖国报告丨 边境线
发布时间:2022-07-19 15:09 新闻来源: 临沧市文联  浏览量:26704

边境线(组诗)

     张伟锋

 

 

 边境线

 

在边境线时,想起我有一个兄弟

也在这里行走。他曾对我说

每一次,他走在那里的时候

都觉得自己是一块坚硬的石头

不仅可以阻挡风的吹拂

还可以拦截新冠病毒的入侵——他是永恒的战士

他倒在了他的保卫事业之中

 

恍惚的记忆,不能使我忘记准确的章节

每当深夜飘飞细雨,而我又不知去向之时

我总会想起我的这个兄弟。他个头不高

但结实浑厚;他皮肤黝黑

但充满力量。我们相遇之后,就是诀别

我们诀别之后,就是我一个人对他

无限的惦念

 

 

 

横切面

 

请把我的三弦给我,我想弹奏一曲

诉说遥远而又切近的记忆。我想念你

我的心的某个部分

每时每刻都臣服于你——等待我归家的新娘

 

 

 

边关的月色

 

边关的月色覆盖着郁郁葱葱的山林—— 

我的兄弟,和他的兄弟们

奔走在起伏不定的边境线。他们守卫着安宁 

昨夜,草木安静,偷渡者没有造访

今夜,我的兄弟,没有好运气

他遇见了手持钢刀的人

 

我的兄弟

他像一堵泥土构筑的墙

根本不怕新冠病毒的感染——

 

我的兄弟

他是我见过的最勇猛的战士

他在血泊之中,制服了从境外而来的抗逆者

 

边关的月色落在清清的溪流里——

一个受伤的身体,静静地躺在草地上

 

 

 

疫情侧记

 

我感觉,它就在身边

或者左侧,或者右边,或者前方,或者脚后

 

我害怕。我不担心自己

自己是最轻的羽毛。我畏惧孩子的年幼

我惊恐父母的年老

 

我感觉到了,它就在身边

不知它何时会找上门。这真让人提心吊胆

 

 

 

一念

 

听了一首民歌

忽然念及北方的一个区域。我的一个朋友

因为疫情,被困居在此生最自由的栖息地

 

一念之间,我想给出一些安慰和温暖

一念之间,才发现自己如此势单力薄

不知如何进退

 

 

 

葫芦王地

 

我的佤山,像我的胸怀一样宽广

装着太阳和空气。我睡在山的最高处

但是,星星和我的距离,似乎依旧没有改变

 

不过,有一个裂变

是万物都可以感受到的,那就是扑面而来的

持续不断的新冠肺炎疫情

 

我们铜墙铁壁,枕戈待旦

抵御着它

不让它进入葫芦王地的半寸土壤

 

 

 

有一年

 

有一年,有一个人向我讲起一个故事:

无论怎样,他都要跨越边境线

回到他的祖国

 

他偷渡。翻越荆棘的丛林

渡过湍急的河流。他不顾一切

被抓获,被判刑

也无所畏惧。他一定要回到他的母土

 

多年后,我会把其中的一个细节公布:

那一年,疫情肆虐,民生艰难,在外流浪的人

想回到安稳的国度

 

 

 

她说

 

她是一个年轻的医务工作者

她的年轻,如同花的芬芳——

 

她说,在集中隔离点工作的日子

她从未想念过家人和年幼的孩子

 

她说的,是真切的。我全部都看见了

——她完成使命,回到家中

她泪如雨注,瘫软在地

 

她抱着孩子,久久不能平静——

她说,她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但她知道

她穿越了火线,她还活着

 

 

 

落叶

 

落叶的声音夹杂着偷渡者的脚步

 

他们曾不顾一切翻越山岭,去向异域

仿佛异域堆积着黄金和珠宝——

他们的远去之心,如此决绝

 

南方的四季,是树叶生长的季节

也是垂落的时日。曾经的越境者们

如涌动的波涛,再次冲向边境线

 

他们无惧于任何,但溃败于疫情蔓延

他们,无论如何,要回到出发地

——寻求生命的庇护和周全

 

天空开阔而高远,并且从未发生变化

它只是看见了人间的所有细节——

落叶在沙沙声中,聚集到地上

 

 

 

窄的比较

 

从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来看

草木和山川高于人,毕竟,没有任何植物

因为新冠病毒而死于非命

但确确实实、真真切切,有大量人员伤亡

而且范围不小,遍及全球各地

 

——傲慢的人类

似乎有必要就此沿着台阶而下

和万物保持水平。这是一个没有度量衡的比较

但这应该是超越真理的公理

 

 

 

关于暗的日记

 

我在梦里醒过三次

三次都和惊恐有关

 

几例新冠病毒感染者只身从我的身旁走过

我离感染不过咫尺

 

我的畏惧和不安

有理有据,无药可解——

 

今夜,我的肉身羸弱而无力

此刻,我的灵魂晃动着颤抖

 

 

 

疫中别故人

 

你不相信诀别,它就横在你面前

让你看见整体,也看见细节。你相信永恒

它在里面就夹杂着苦痛和灾难

 

人如蝼蚁,祸从天降。我们在和平的年代

迎接了幸福的生活,也背负了生与死的界限

——疫中别故人,我抱着骨灰向墓地

 

 

 

忐忑集

 

 

新型冠状病毒袭来。我们的肺

仿佛被彻底地孤立在身体之外

飘荡于冷凉的空中。而毒之刺

每一根,都凶狠地插向这个鲜活的脏器

分秒不停,日夜侵蚀

 

终于,我们的肺,被捅出了巨大的窟窿

终于,有的生命,提前结束在人间行走的时间

 

 

病毒自武汉来,而武汉的病毒

又自何处来?我揪心着,武汉的每一个响动

 

那些个昔日走在街上的人。躲进了

自己的小屋。那些个灵魂,是多么的惊慌和无措

 

那些呼吸的鼻孔和左右晃动的眼睛里

有我的亲人和朋友。我能为他们做什么

除了反复说一声:珍重!

 

 

病毒弥漫的日子,我为这破碎的人间心疼

也为这人间的真情感动。有人在奔走的人群中

逆行而去,带着自己的肉身和呼吸

试图去托举别人的生命

 

但是,请不要忘记。他们

也和我们一样,是平凡的个体。在每一次搏动的心跳里

同样地掺杂着对未知死亡的惊悸和恐惧

 

 

在这场抗击新型冠状肺炎的战役中

 

有的人,永远光芒万丈

照亮着,别人的生命。而有的人

注定遗臭万年

 

相信时间,一定会对这两个判断

给出最精确的答案

 

 

我的忧心,如同我的爱一样

卑微,而又柔弱无力。我们一起忧心吧

我们一起献出爱

 

我们一起让细小的河流

汇聚成滚滚的江水。我们一起

让惊慌的灵魂,有个喘息和安落的地方

 

 

等疫情过后,最想做的事情,是去一趟武汉

去那里坐一次游轮,看看江水两岸的灯火辉煌

 

去那里,和亲朋小酌几杯,一起嘘寒问暖

一起触摸这虚幻的动荡的人生

 

那时的我们的相见,恍如隔世。那时的我们的泪水

打湿扣紧的十指。那时,我们将坐在天地之间

观看自己的渺小,和感恩各自的幸运

 

 

反复学了几次口罩的佩戴之法

和找准了它的遗弃之所。之后,奔向各个药店采购

 

疲惫之至,却毫无所获——

 

在最后一个药店遇见一个耐心的销售,她是一支漂亮的花

她说,脱销的物品还有酒精、体温计、连花清瘟胶囊

藿香正气水、双黄连口服液……

 

她的温和和沉稳,多么迷人。在拐角处

使人忘记了失落和紧张——

 

 

窗外阳光明媚,白云朵朵

青山依旧。美丽的画面里,应该有闲适安宁的日子

 

但,这不是梦,是真实的存在

众人看不见的摸不着的,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处处在飞舞

 

不能在这个时候出门,不能在这个时候采撷野花

此刻,对于大部分人,最好的活着,就是把自己安放在屋子里

 

穿过迷雾和毒瘴,只身向自然的时光

依然会不期而至,而且会十分充沛和丰盈

 

 

“早安,可有咳嗽,可有发烧

可一切安好。”

问候之语,从习惯性交谈,回到关切生命本身

“一切安好,我们顺利地度过了昨日

将开启分秒必争的今天。”

 

在危难之时,并不是每一颗灵魂

都可以安坐在家中。总有人得披甲上阵

去驯服或者消灭,新型冠状病毒

这头未知的魔兽

 

他们的手里,攥着的是

自己在尘世里,永恒归属于自身的命运

 

 

人类的死亡,又一次被集体地捆绑得如此之近

天花,鼠疫,非典……这些窜动的魔爪

就在昨日的时空,横行霸道。我们现今踩着的土地

还种植着无数不幸者的尸骨。在惨烈的悲痛中

人类的良知,是否会真正地醒来

 

 


防护服

 

在亚热带雨林,40摄氏度的烈日之下

耐热的动物和昆虫,都躲在绿色植被

投下的巨大阴影里。只有一件件白色的防护服

在移动着,忙碌着

 

测量进出人群的体温,登记过往人员的信息

一去一来,是满打满算的一整天,月复一月

难得休憩。白色的服饰,飘动在绵长的边境线

每一个部分,都预防着新冠病毒的入侵

 

太阳,这个来自宇宙的金色事物

完美地充当着自然之物的本身

它无所谓友好,也无所谓暴戾,它哺育着万物

蒸腾着茫茫的丛林

 

在边疆,在移动的防护服之下

藏着的坚实,或者瘦削的身体的每个毛孔

都发挥着排汗,这个原始而恒古的作用

并忠实地护卫着身体

 

 

寂静的南汀河

 

我见过的那粒沙子,已经迁徙到远方

我跨过的那些水滴,已经纵身到印度洋

 

落日之下,我一个人临近寂静的南汀河

看流动的白云,听宽阔的水流。还有什么

比这种自然的恩赐,更美好

 

眼下,一场新冠肺炎疫情,从南闯到北

从西横到东,已使人类措手不及,处处被动

 

 

马落

 

一个叫马落的村子,静立在中缅边境——

一半是中国的

一半是缅甸的。一只黑色的小鸡

在低头啄食。怎样防止一只鸡在无意间偷渡

是一个严肃的哲学问题

而如何劝退一个智谋双全的入境者

则是一个生动的难以解决的社会现实

他可能携带着新冠病毒

 

 

126界桩远眺

 

咫尺之外,是国境之外的邻国

人烟稀少,车辆鲜见,门窗紧闭

这一切,因由新冠病毒肆虐侵袭

 

从126界桩远眺,对岸的青山

浮动着线条。在早晨的薄雾里

它们水墨画般唯美,流水般不可永续

 

疾病造就的灾难在上

走动的鲜活生命在下——我们一同在人间

遇见,不可名状的事物

不可名状的改变着我们的日常和命运

 

 

两个孩子

 

 

两个孩子,在边境线上玩耍

她们的家

在国门一侧。她们无忧无虑——

做着童年的游戏

 

她们是孩子,像孩子的样子

活着。在人世间,她们行走的夹缝里

可能会有瘟疫飞来

病毒不仅关乎生死,还关乎疼痛

她们那么幼小,以至于不必知道

也不必害怕

 

她们玩耍着,一个三岁

一个四岁。不问开心之外不快乐的事情

蔓延的新冠病毒,在她们的眼里

仿佛不存在。我热爱她们

热爱所有的孩子。我愿是臂膀

护卫成长

 

 

南方的橡胶林


 

亚热带雨林气候

滋养着

南方的橡胶林,莽莽苍苍

无边无际——

 

国内的树梢,和国外的相连

没有天然的明显的分界线

在中缅边境——

在疫情防控卡点,若无引领

你会轻易地越入他国

 

在南方的橡胶林

蚊虫成群结队,气势磅礴

像巨大的军团,包围着移动的肉身

窃取着温暖的血液

 

在南方的橡胶林

暴雨编织着烈日,烈日缠绕着雨水

守边人的夜间,从炎热坠落至寒冷

又反弹到第二个白天

 

 

父子记

 

二十六年前,那个在父亲葬礼之上

哭泣的男孩,也去世了——

 

人生如梦。恍然之间

一切已经开始,又一切已经结束

 

他和他的英雄父亲

先后倒在边境线上。他们为和谐、安宁——

 

父亲殁于:毒贩之手

儿子卒于:阻止疫新冠情蔓延

 

他们隆起在大地的坟墓,如高耸的山峰

直指阔达的云天——

 

 

 

 

新鲜的树皮

 

 

在亚热带雨林,泛白的新鲜的树皮

被截取下来,从他的干裂的唇齿旁边

 

他已多日未进食,他已多日行夜路

像他这样的入境者,不仅背负着偷渡的罪名

甚至可能触犯更多的律令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继续蔓延

死亡的威胁,拓宽了它的广度和深度

 

他之前已经咽下新鲜的树皮

如果不被发现,他可能吞食更多

 

他在他的祖国非法入境,被人查获

他回到了渴望已久的祖国

 

他绷紧的身体,松弛下来,享受着瘫软

他焦灼的心灵,缓慢下来,品味着疲惫

 

 

对一则消息的解读

 

 

天气灰暗的中秋

见一则滚动播放的新闻消息——

 

“……新冠疫情以来

云南有27名民警

14名辅警,因公牺牲

262名民警,137名辅警

因公负伤……”

 

这之中,有我认识的民警张子权

36岁,献身事业,陨命疆场

抛妻弃女。像26年前,他的父亲

民警张从顺,搏击毒贩,血染边境

滞留孤儿寡母,在人间

一样坚毅,决绝

 

“……6万余名民警,请战一线

日均2.1万余名民警、辅警

日夜坚守边境……”

 

这之中,有我的同学,民警赵大块

在中缅边境,他遭遇暴力偷渡

匕首划入他的躯体

喷出鲜红的血液。多年前

和我住在一个屋子的人,皮肤完整

从未嗅过铁气

多年后,他需要以铁养伤

 

 

一条外流河

 

空山漫漫

水流归向幽深的河谷——

 

我看见,寂静的南汀河

张开宽大的翅膀

它即将汇入更大的河流,成为支流

更名萨尔温江

 

磅礴之江,奔走在众多地域

两岸的国家和人民

正在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呜咽

啼鸣,束手无策

 

一条外流河,从内到外

见证着:每一个生命

都惊惧着毒魔的敲门问路和热情回应

 

 

守边人

 

疫情不退,他们不退

在临沧,在中缅边境线上

他们以血肉之躯

奋斗、鏖战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

他们是一座座鲜活的界碑

用平凡的举动

守护祖国的安全,诠释人间大爱

 

 

无名英雄

 

他们,像城墙

矗立在边境线上,守卫着国土和人民的安宁

他们的名字,不会被一一铭记

但是,他们都是无名英雄

 

他们,夜以继日

艰辛付出。他们,争分夺秒

坚守岗位,不离半步。只为不让一个新冠肺炎病例

闯入境内

 

他们,像钢刀一样坚韧、锋利

又像流水一样,容易消耗、磨损。他们之中

有的人倒下去了

就永远无法再次站立起来

 

他们,在祖国的边境,用生命

护卫着生命。他们,在没有硝烟的战争里

用汗水和血液,书写出忠诚

 

 


相关阅读
向祖国报告丨 守边的日子
向祖国报告丨 边境线
向祖国报告丨 是天使,也是战士
 
向祖国报告丨 使命与光荣
向祖国报告丨 心怀祖国
向祖国报告丨 回归碑前
 
图片导读
 
世界艾滋病日|知艾防艾 共享...
 
普法动画 | 互联网风险重重 工...
 
云南临沧澳洲坚果:漂洋过海走...
 
张之政在市委党的建设工作领导...
 
友情链接:
临沧市政府公众信息网 临沧文明 网临沧长安网 人民日报 云南日报 临沧招聘 临沧廉政网 云南网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国记协网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编辑部邮箱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管理
滇ICP证:滇ICP备2000081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80022 滇公网安备:53090202000016号
前置审批:云新网前审字2008-17号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83—2123208;举报邮箱:lincangjuba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