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庆县守牢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

刊发时间:2022-04-04 A1版  作者:双春天 李荣

  本报讯  通讯员   双春天   李荣)   2021年以来,凤庆县坚持把防止返贫动态监测和帮扶工作作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首要任务,以建好“一平台三机制”为抓手,采取精准高效的帮扶举措守好来之不易的“幸福门”。
  抓实防止返贫监测。利用全国防返贫监测信息系统,加强“三类人员”统计监测,持续跟踪其收入变化和“两不愁三保障”巩固情况,定期核查,及时发现,及时帮扶,动态清零,做到“早发现、早干预、早帮扶、早消除”。全县共有“三类人员”监测对象2213户7064人,已消除风险户1375户4689人。
  抓实政府救助平台建设。在全县推广运用云南省“政府救助平台”,采取群众点单、干部收单、部门办理、县里督单、群众签单“五单”模式,及时组织民政、人社、教育、卫健、医保、住建、水利7个主责部门在平台受理、办理群众诉求。2021年度在平台受理群众诉求2091件,办结1983件,办结率94.84%。
  抓实县乡村三级书记遍访工作。对因病、因残、因灾、因突发事故等可能导致返贫的,作为县、乡、村三级党组织书记遍访重点对象,在加强动态监测的同时,由相关行业部门“点对点”归口补齐短板,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
  抓实拓展利益联结机制。实施“一县一业”“一村一品、多村一品”产业推进行动,通过订单收购、土地流转、生产托管、就业务工等方式,24个农业龙头企业、50个家庭农场、821个农民专业合作社与农户建立联结机制,实现产业帮扶低收入人口全覆盖。
  健全股份合作机制。制定《扶贫项目资产后续管理办法》,因地制宜、因村施策整合发展要素,开展多种形式股份合作,不拘一格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累计实施村级集体经济扶持项目92个,扶持资金5000万元,全县187村(社区)集体经济总收入达5210万元,全面消除无经营性收入的村,其中经营性收入5万元以上的建制村达177个,占94.65%。
  建立扶志扶智长效机制。依托村史室等阵地,采取新旧对比的方式展示新中国发展史、改革开放史、脱贫攻坚史,上好知恩感恩、爱国主义、国防教育、农民讲习、民族团结“五堂课”,帮助群众算好惠民政策账、基础投入账、产业发展账、个人贡献账,引导群众懂得“惠在何处、福从何来、恩向谁报、心跟谁走”。

返回
2022年10月07日  第9321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凤庆县守牢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

刊发时间:2022-04-04 A1版  作者:双春天 李荣 【字体:大 中 小】

  本报讯  通讯员   双春天   李荣)   2021年以来,凤庆县坚持把防止返贫动态监测和帮扶工作作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的首要任务,以建好“一平台三机制”为抓手,采取精准高效的帮扶举措守好来之不易的“幸福门”。
  抓实防止返贫监测。利用全国防返贫监测信息系统,加强“三类人员”统计监测,持续跟踪其收入变化和“两不愁三保障”巩固情况,定期核查,及时发现,及时帮扶,动态清零,做到“早发现、早干预、早帮扶、早消除”。全县共有“三类人员”监测对象2213户7064人,已消除风险户1375户4689人。
  抓实政府救助平台建设。在全县推广运用云南省“政府救助平台”,采取群众点单、干部收单、部门办理、县里督单、群众签单“五单”模式,及时组织民政、人社、教育、卫健、医保、住建、水利7个主责部门在平台受理、办理群众诉求。2021年度在平台受理群众诉求2091件,办结1983件,办结率94.84%。
  抓实县乡村三级书记遍访工作。对因病、因残、因灾、因突发事故等可能导致返贫的,作为县、乡、村三级党组织书记遍访重点对象,在加强动态监测的同时,由相关行业部门“点对点”归口补齐短板,守住不发生规模性返贫底线。
  抓实拓展利益联结机制。实施“一县一业”“一村一品、多村一品”产业推进行动,通过订单收购、土地流转、生产托管、就业务工等方式,24个农业龙头企业、50个家庭农场、821个农民专业合作社与农户建立联结机制,实现产业帮扶低收入人口全覆盖。
  健全股份合作机制。制定《扶贫项目资产后续管理办法》,因地制宜、因村施策整合发展要素,开展多种形式股份合作,不拘一格发展村级集体经济。累计实施村级集体经济扶持项目92个,扶持资金5000万元,全县187村(社区)集体经济总收入达5210万元,全面消除无经营性收入的村,其中经营性收入5万元以上的建制村达177个,占94.65%。
  建立扶志扶智长效机制。依托村史室等阵地,采取新旧对比的方式展示新中国发展史、改革开放史、脱贫攻坚史,上好知恩感恩、爱国主义、国防教育、农民讲习、民族团结“五堂课”,帮助群众算好惠民政策账、基础投入账、产业发展账、个人贡献账,引导群众懂得“惠在何处、福从何来、恩向谁报、心跟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