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无法签收的信

刊发时间:2022-05-08 A3版  作者:詹正昌

亲爱的妈妈:
  您在天堂还好吗?愿您不再受癌症的折磨,因为天堂没有病痛,请您不要再牵挂那张老照片,我已经按照您的遗言去用心处理好了。
  现在,窗外正淅淅沥沥下着雨,而我心里也正在下着百感交集的“心雨”。记得,您去世的那一天,房外也是淅淅沥沥的雨。您摸索着,从怀中摸出那张用纸精心包裹着的黑白老照片,闭上眼睛,积攒着生命的最后力量,不,是掀开那块积压在心头许多年的沉重巨石。很久、很久,您又微微张开双眼,用低微的声音把我叫到您的床前,当我泪流满面地跪在您面前,尽量克制呜咽声:“妈,您还有什么未了心愿,儿子一定帮您完成。”可是,您却再也没有说出一个字,只是将那张老照片无力地放在我的手上,就这样与我诀别了……
  其实,您想要说的话,早在几年前就多次给我说明白了、说透彻了;然而,不懂事的我,却没有去留心分析您说的那些话,更没有去注意这张黑白老照片,我心中总是认为自己当时事多很忙,以后多的是时间,有的是机会,您安排的那点小事做起来容易极了。正是这些原因,才无法在您活着的时候完成您的心愿,才在您的心头逐渐堆积起一堵厚厚的石墙,阻隔着您对儿子的绵绵思念,时时压迫着您喘不过气来。当时,我为什么就不能理解这张老照片在您心中的地位呢?
  这是一张拍摄于二十世纪60年代的照片,确切地说,是拍摄于我出生之前两年的1968年,我的大哥詹正钧应征入伍前的头天。当时,大哥身穿人民解放军的新军装,站在父母身后,英姿勃勃,而坐在凳子上的父亲和母亲,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却掩藏不了深深的担忧和依依不舍,在大寨乡公社的兽医站才工作了一年的大哥,是家中的顶梁柱,如今,就要参军去保卫祖国的边防了,心中万分的不舍,却拗不过大哥的软泡硬磨,不得不答应大哥的请求。谁知,这一张老照片,竟成了大哥与父母的最后合影,这一去,成了大哥与父母、弟妹的永别。当噩耗传来,父母肝肠寸断,由于各种原因,父母当时要求去大哥的烈士墓前看一看的心愿,也没有得到满足。岁月如梭,一晃30多年,父母直至临终前,想到大哥的烈士墓前看一眼,竟成为一生最大的未了心愿。这就是妈妈临终时,留给我的这张老照片,深藏的彻骨之痛、一生思念。
  妈妈,就在您去世后的那个春节,在偏远山区教书的我,在寒假里,带着无比悔恨之情,怀揣那张有些模糊不清的老照片,坐上开往德宏州芒市的客车,经过两天的寻找,最终在当地热心市民的帮助下,在芒市的棉花地烈士陵园,找到了大哥的烈士墓。他的周围,是他的22位同乡、战友。烈士墓前,还保留着上一年学校组织学生去扫墓时敬献的红领巾。妈妈,大哥并不寂寞,大哥没有被人民遗忘,您不用担心。妈妈,我已经将那张老照片,深埋在大哥墓前的土里,让您能见到他、陪伴他,永不分离;我已经用照相机为大哥的烈士墓拍照留念,永不忘记!
  妈妈,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当父亲的人了,真正懂得了您经常在我面前说的一句话“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也明白了您为什么会经常看着那张老照片,默默地泪流满面。妈妈,您知道吗,每年的母亲节这天,我是多么羡慕身边那些有母亲陪伴的人,因为,他们嘴里叫一声“妈妈”,总会有一声无比动听的回应:“哎!”如今,我才真正理解“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的深意。
  妈妈,您的心愿,儿已经替您了却。但愿这封迟来的信,在天堂的您能够读到。
  儿:昌
  2022年母亲节前夕

返回
2022年08月09日  第9353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一封无法签收的信

刊发时间:2022-05-08 A3版  作者:詹正昌 【字体:大 中 小】

亲爱的妈妈:
  您在天堂还好吗?愿您不再受癌症的折磨,因为天堂没有病痛,请您不要再牵挂那张老照片,我已经按照您的遗言去用心处理好了。
  现在,窗外正淅淅沥沥下着雨,而我心里也正在下着百感交集的“心雨”。记得,您去世的那一天,房外也是淅淅沥沥的雨。您摸索着,从怀中摸出那张用纸精心包裹着的黑白老照片,闭上眼睛,积攒着生命的最后力量,不,是掀开那块积压在心头许多年的沉重巨石。很久、很久,您又微微张开双眼,用低微的声音把我叫到您的床前,当我泪流满面地跪在您面前,尽量克制呜咽声:“妈,您还有什么未了心愿,儿子一定帮您完成。”可是,您却再也没有说出一个字,只是将那张老照片无力地放在我的手上,就这样与我诀别了……
  其实,您想要说的话,早在几年前就多次给我说明白了、说透彻了;然而,不懂事的我,却没有去留心分析您说的那些话,更没有去注意这张黑白老照片,我心中总是认为自己当时事多很忙,以后多的是时间,有的是机会,您安排的那点小事做起来容易极了。正是这些原因,才无法在您活着的时候完成您的心愿,才在您的心头逐渐堆积起一堵厚厚的石墙,阻隔着您对儿子的绵绵思念,时时压迫着您喘不过气来。当时,我为什么就不能理解这张老照片在您心中的地位呢?
  这是一张拍摄于二十世纪60年代的照片,确切地说,是拍摄于我出生之前两年的1968年,我的大哥詹正钧应征入伍前的头天。当时,大哥身穿人民解放军的新军装,站在父母身后,英姿勃勃,而坐在凳子上的父亲和母亲,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却掩藏不了深深的担忧和依依不舍,在大寨乡公社的兽医站才工作了一年的大哥,是家中的顶梁柱,如今,就要参军去保卫祖国的边防了,心中万分的不舍,却拗不过大哥的软泡硬磨,不得不答应大哥的请求。谁知,这一张老照片,竟成了大哥与父母的最后合影,这一去,成了大哥与父母、弟妹的永别。当噩耗传来,父母肝肠寸断,由于各种原因,父母当时要求去大哥的烈士墓前看一看的心愿,也没有得到满足。岁月如梭,一晃30多年,父母直至临终前,想到大哥的烈士墓前看一眼,竟成为一生最大的未了心愿。这就是妈妈临终时,留给我的这张老照片,深藏的彻骨之痛、一生思念。
  妈妈,就在您去世后的那个春节,在偏远山区教书的我,在寒假里,带着无比悔恨之情,怀揣那张有些模糊不清的老照片,坐上开往德宏州芒市的客车,经过两天的寻找,最终在当地热心市民的帮助下,在芒市的棉花地烈士陵园,找到了大哥的烈士墓。他的周围,是他的22位同乡、战友。烈士墓前,还保留着上一年学校组织学生去扫墓时敬献的红领巾。妈妈,大哥并不寂寞,大哥没有被人民遗忘,您不用担心。妈妈,我已经将那张老照片,深埋在大哥墓前的土里,让您能见到他、陪伴他,永不分离;我已经用照相机为大哥的烈士墓拍照留念,永不忘记!
  妈妈,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当父亲的人了,真正懂得了您经常在我面前说的一句话“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也明白了您为什么会经常看着那张老照片,默默地泪流满面。妈妈,您知道吗,每年的母亲节这天,我是多么羡慕身边那些有母亲陪伴的人,因为,他们嘴里叫一声“妈妈”,总会有一声无比动听的回应:“哎!”如今,我才真正理解“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的深意。
  妈妈,您的心愿,儿已经替您了却。但愿这封迟来的信,在天堂的您能够读到。
  儿:昌
  2022年母亲节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