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琼英

刊发时间:2022-05-15 A3版  作者:许文舟

再去琼英
□ 许文舟

  在一桩悲壮的故事里,初识琼英之后,就一直想去那里。
  1950年3月,解放军征粮工作队到琼英开展征粮剿匪工作,琼英留用乡长兼丫口街小学校长文兴洲联合当地土匪暴动,屠杀工作队员,12名工作队员为了新中国血洒琊琅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终于有机会站在英雄的土地,才知道每一位牺牲的英雄的事迹远比烈士陵简略的碑文以及史志上干巴巴的叙述要壮烈得多。就是那位刚满14岁的女孩孙明,面对土匪的淫威,非但没有屈服,在被连砍三刀之后,仍然喊出新中万岁的口号!春风拂面,潮湿而蓬松的土壤里,是红艳艳的杜鹃花,枝丫处,不知什么人悬挂上去的白丝带,上面写满了对先烈的凭吊与景仰。抚今思昔,一卷剿匪斗争的画卷徐徐展开。
  五年前的一次关于茶的赛事活动结束后,我有幸聆听了大奖得主穆忠志的发言。这位以其“琼英古树茶”产品多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奖的茶人,却称自己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给人以平易近人、谦和礼让的印象,我于是便动了采访他的念头。捧一杯琼英古树茶,下笔便有一个非常真实的励志故事。穆忠志饿着肚子在上海寻访客户,举债给遇上困难的经销商垫资,接到第一个订单他大哭一场。与茶打了半辈子交道的穆忠志,依托琼英得天独厚的琼英古树茶资源,在赚到第一桶金之后,想到的是琼英村的全体村民,于是成立以琼英村农户为社员的琼英古树茶专业合作社,走共同富裕的路子。
  琼英村位于凤庆县郭大寨乡西北部,古树茶资源丰富。老李寨的农户园边,生长着一株古茶,株高7.9米,干径0.47米,已有几百年的树龄,为大理茶,民间称之为“苞红茶”“大山茶”,已被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列为全国重点保护的46株古茶之一,成为人们研究野生古茶起源、繁衍和进化的重要对象。琼英村岭岗寨农户牛圈后的土埂上,并排生长着8株勐库大叶茶,株高8.7米,树径0.4米。据当地人介绍,这8株茶每株要采1个工,每次可采茶叶50多斤。有资料表明,这8株勐库大叶种茶,来源于双江勐库。境内的“甘龙潭古茶林”是琼英古茶的原料基地之一,有“世外茶园”和“回甘大王”等美称,古茶树15米左右高的就有40多株,树龄在300至800岁之间的古茶树就有近万株。琼英古茶树能安然无恙地活到今天,琼英古树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穆忠志功不可没。2005年,由于茶叶市场疲软,人们对古茶树失去了信心,古茶树生存状态堪忧。穆忠志接手管理后,制定出管理措施,斥资改善古茶树的保护,琼英古树茶才有今天的枝繁叶茂的状态。
  琼英不过是个偏僻的小村落,但由于山美水美,越来越多的游客趋之若鹜。境内的琼英洞古往今来算得上是凤庆的“桃源”,既可遁世,也可小隐。进洞的大厅,可容纳数千人。据《顺宁县志》记载,土官勐寅,曾率人在洞中秉炬百里,豁然开朗的石洞里,有大溪亘绝,滴水正在穿石,时间似是停顿。等他们从洞中出来,已是黄昏,桃花林里有人置酒邀月,有人添茶歌吟。从县城到琼英洞路遥途远,古时候除了少数人能骑马,更多的人只能徒步,到那里十分艰难,但顺宁历代官员,政暇寻幽,都会前往琼英,一览洞内奇景。
  琼英洞的摩崖石刻,从嘉靖戊午年(公元1558年)的世袭土知府猛寅写的“琼英洞天”四字到民国29年顺宁中学校长段显文的“桃源”二字,时间跨度近400年,这里现存题壁大字摩崖7块,洞顶小字摩崖7块。壁上题诗笔墨娴熟,笔意传神,当然瑕疵也是清晰可鉴。站在洞中,历史与艺术遗存触手可及,在诗与史的互渗题写里,除了少数记事石刻,更多作品倾向于抒发情怀。凝视那些文字,会隐隐感到一个时代正被点击翻开,吸引我去扣深锁的门。那些题字的人身份不同,大多是达官阔少,本于心性,一般都放下了架子,所以,每一首诗每一个字,在我读来都让人心平气和。解放初期借居洞里的茶叶初制所,曾生产过风味独具的茶品。很长一段时期,由于缺少教室,琼英小学就借洞开课。当年教书的先生还在,90多岁的老人,仍然叫得出他许多学生的姓名。那时半教半耕,每日躬耕之后,老先生这才洗手素垢,正襟而坐开始讲学。
  探完琼英洞,再上高山,便是两公顷的琼英湖。这是夏天,湖畔开满五颜六色的野花,山上杜鹃花锦团簇。静听林中小鸟避世密语,以及隐秘的天籁。湖水有时湛蓝,有时澄澈,美得含蓄,美得清妍。掬水清饮后,所有的疲惫与烦忧都会荡然无存。琼英湖畔的山坡,就是琼英古树茶专业合作社的古茶园。有些树龄早就超过百岁,却依旧根深叶茂;有些虽已朽枝遍布,仍然产量不减。陪我上茶山的穆忠志说:如果论数量,琼英茶不论面积还是产值在全县排不上名,但从受消费者欢迎的角度看,琼英茶是有影响力的。我相信他所说,从我寻茶这些年的经验上看,琼英茶确实是让我心仪的一款。从不喷施农药的琼英古树茶,可能得益于琼英湖水的恩泽与滋润,百多年过去了,不曾有过老掉死去的先例。
  琼英茶的受欢迎在情理之中。琼英有茶的历史资源,也有茶文化传承,更重要的是,有一个致富带头人。以茶为基点,撬动的却是琼英美丽乡村建设工程。500克琼英古树茶卖到1860元,并非炒作,而是琼英古树茶独特的滋味使然。先是茶友千里迢迢地前来觐见与朝拜,再是茶商接踵而至的订单。有人在空山新雨后,置身琼英古树茶厂,一喝便是一个下午;有人于芳草连天中,在古茶园里徜徉,一待就决定再来。在县城拥有全市唯一五星级宾馆的禅茶文化庄园,在数次与穆忠志接触后,便斥巨资在琼英建盖了茶文化体验馆,开启了茶旅结合的路子。郭大寨乡党委政府也将琼英定为美丽乡村建设的示范村,先后投资一千多万元,做好旅游的基础设施建设。琼英洞到琼英湖5公里多的路程,有步道,有车路,沿途栽有桃树樱桃树。穆忠志介绍,近年来,琼英古树茶品牌效应逐步提升,茶叶系列产品远销国内外。每到采摘鲜叶时节,国内外客商纷至沓来,体验采茶制茶的艰辛,品尝琼英古树茶的魅力。随着合作社生产的琼英古树茶产品质量和知名度不断提高,茶叶鲜叶收购价不断升高,茶农收入更是明显增加,合作社农户年收入可高达10万元。2021年琼英村经济总收入1068万元,人均纯收入11356元。
  每次去琼英,都看出变化来。年前在琼英采访还住琼英古树茶厂的简易高低床,年后再去,几十幢半山别墅已经开始接待游客。坐在别墅的阳台,喝着琼英古树茶,看炊烟、晚霞,偶尔出现的彩虹,自然又会想起穆忠志的创业故事。
  琼英,从历史走来,相信她有更加美好的明天。

返回
2022年08月09日  第9360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再去琼英

刊发时间:2022-05-15 A3版  作者:许文舟 【字体:大 中 小】

再去琼英
□ 许文舟

  在一桩悲壮的故事里,初识琼英之后,就一直想去那里。
  1950年3月,解放军征粮工作队到琼英开展征粮剿匪工作,琼英留用乡长兼丫口街小学校长文兴洲联合当地土匪暴动,屠杀工作队员,12名工作队员为了新中国血洒琊琅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终于有机会站在英雄的土地,才知道每一位牺牲的英雄的事迹远比烈士陵简略的碑文以及史志上干巴巴的叙述要壮烈得多。就是那位刚满14岁的女孩孙明,面对土匪的淫威,非但没有屈服,在被连砍三刀之后,仍然喊出新中万岁的口号!春风拂面,潮湿而蓬松的土壤里,是红艳艳的杜鹃花,枝丫处,不知什么人悬挂上去的白丝带,上面写满了对先烈的凭吊与景仰。抚今思昔,一卷剿匪斗争的画卷徐徐展开。
  五年前的一次关于茶的赛事活动结束后,我有幸聆听了大奖得主穆忠志的发言。这位以其“琼英古树茶”产品多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奖的茶人,却称自己是大自然的搬运工,给人以平易近人、谦和礼让的印象,我于是便动了采访他的念头。捧一杯琼英古树茶,下笔便有一个非常真实的励志故事。穆忠志饿着肚子在上海寻访客户,举债给遇上困难的经销商垫资,接到第一个订单他大哭一场。与茶打了半辈子交道的穆忠志,依托琼英得天独厚的琼英古树茶资源,在赚到第一桶金之后,想到的是琼英村的全体村民,于是成立以琼英村农户为社员的琼英古树茶专业合作社,走共同富裕的路子。
  琼英村位于凤庆县郭大寨乡西北部,古树茶资源丰富。老李寨的农户园边,生长着一株古茶,株高7.9米,干径0.47米,已有几百年的树龄,为大理茶,民间称之为“苞红茶”“大山茶”,已被中国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列为全国重点保护的46株古茶之一,成为人们研究野生古茶起源、繁衍和进化的重要对象。琼英村岭岗寨农户牛圈后的土埂上,并排生长着8株勐库大叶茶,株高8.7米,树径0.4米。据当地人介绍,这8株茶每株要采1个工,每次可采茶叶50多斤。有资料表明,这8株勐库大叶种茶,来源于双江勐库。境内的“甘龙潭古茶林”是琼英古茶的原料基地之一,有“世外茶园”和“回甘大王”等美称,古茶树15米左右高的就有40多株,树龄在300至800岁之间的古茶树就有近万株。琼英古茶树能安然无恙地活到今天,琼英古树茶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穆忠志功不可没。2005年,由于茶叶市场疲软,人们对古茶树失去了信心,古茶树生存状态堪忧。穆忠志接手管理后,制定出管理措施,斥资改善古茶树的保护,琼英古树茶才有今天的枝繁叶茂的状态。
  琼英不过是个偏僻的小村落,但由于山美水美,越来越多的游客趋之若鹜。境内的琼英洞古往今来算得上是凤庆的“桃源”,既可遁世,也可小隐。进洞的大厅,可容纳数千人。据《顺宁县志》记载,土官勐寅,曾率人在洞中秉炬百里,豁然开朗的石洞里,有大溪亘绝,滴水正在穿石,时间似是停顿。等他们从洞中出来,已是黄昏,桃花林里有人置酒邀月,有人添茶歌吟。从县城到琼英洞路遥途远,古时候除了少数人能骑马,更多的人只能徒步,到那里十分艰难,但顺宁历代官员,政暇寻幽,都会前往琼英,一览洞内奇景。
  琼英洞的摩崖石刻,从嘉靖戊午年(公元1558年)的世袭土知府猛寅写的“琼英洞天”四字到民国29年顺宁中学校长段显文的“桃源”二字,时间跨度近400年,这里现存题壁大字摩崖7块,洞顶小字摩崖7块。壁上题诗笔墨娴熟,笔意传神,当然瑕疵也是清晰可鉴。站在洞中,历史与艺术遗存触手可及,在诗与史的互渗题写里,除了少数记事石刻,更多作品倾向于抒发情怀。凝视那些文字,会隐隐感到一个时代正被点击翻开,吸引我去扣深锁的门。那些题字的人身份不同,大多是达官阔少,本于心性,一般都放下了架子,所以,每一首诗每一个字,在我读来都让人心平气和。解放初期借居洞里的茶叶初制所,曾生产过风味独具的茶品。很长一段时期,由于缺少教室,琼英小学就借洞开课。当年教书的先生还在,90多岁的老人,仍然叫得出他许多学生的姓名。那时半教半耕,每日躬耕之后,老先生这才洗手素垢,正襟而坐开始讲学。
  探完琼英洞,再上高山,便是两公顷的琼英湖。这是夏天,湖畔开满五颜六色的野花,山上杜鹃花锦团簇。静听林中小鸟避世密语,以及隐秘的天籁。湖水有时湛蓝,有时澄澈,美得含蓄,美得清妍。掬水清饮后,所有的疲惫与烦忧都会荡然无存。琼英湖畔的山坡,就是琼英古树茶专业合作社的古茶园。有些树龄早就超过百岁,却依旧根深叶茂;有些虽已朽枝遍布,仍然产量不减。陪我上茶山的穆忠志说:如果论数量,琼英茶不论面积还是产值在全县排不上名,但从受消费者欢迎的角度看,琼英茶是有影响力的。我相信他所说,从我寻茶这些年的经验上看,琼英茶确实是让我心仪的一款。从不喷施农药的琼英古树茶,可能得益于琼英湖水的恩泽与滋润,百多年过去了,不曾有过老掉死去的先例。
  琼英茶的受欢迎在情理之中。琼英有茶的历史资源,也有茶文化传承,更重要的是,有一个致富带头人。以茶为基点,撬动的却是琼英美丽乡村建设工程。500克琼英古树茶卖到1860元,并非炒作,而是琼英古树茶独特的滋味使然。先是茶友千里迢迢地前来觐见与朝拜,再是茶商接踵而至的订单。有人在空山新雨后,置身琼英古树茶厂,一喝便是一个下午;有人于芳草连天中,在古茶园里徜徉,一待就决定再来。在县城拥有全市唯一五星级宾馆的禅茶文化庄园,在数次与穆忠志接触后,便斥巨资在琼英建盖了茶文化体验馆,开启了茶旅结合的路子。郭大寨乡党委政府也将琼英定为美丽乡村建设的示范村,先后投资一千多万元,做好旅游的基础设施建设。琼英洞到琼英湖5公里多的路程,有步道,有车路,沿途栽有桃树樱桃树。穆忠志介绍,近年来,琼英古树茶品牌效应逐步提升,茶叶系列产品远销国内外。每到采摘鲜叶时节,国内外客商纷至沓来,体验采茶制茶的艰辛,品尝琼英古树茶的魅力。随着合作社生产的琼英古树茶产品质量和知名度不断提高,茶叶鲜叶收购价不断升高,茶农收入更是明显增加,合作社农户年收入可高达10万元。2021年琼英村经济总收入1068万元,人均纯收入11356元。
  每次去琼英,都看出变化来。年前在琼英采访还住琼英古树茶厂的简易高低床,年后再去,几十幢半山别墅已经开始接待游客。坐在别墅的阳台,喝着琼英古树茶,看炊烟、晚霞,偶尔出现的彩虹,自然又会想起穆忠志的创业故事。
  琼英,从历史走来,相信她有更加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