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樱花开

刊发时间:2022-05-29 A3版  作者:杨国祥

  乡村生活平淡单调,却充满了温馨。驻村的日子,过得像公曼村的山风来去匆匆。仿佛还徜徉沉浸在月明星稀,谷黄果香的秋里,转身已是樱花红。
  偏安于沧源阿佤山角落的公曼村,每年到了冬季,遍布在山林、田地间、村寨、道路边的一株株樱桃树就会如期绽放。此刻,大地像是被落霞渲染过似的,处处都能看到那一抹散落的粉红。
  转身又见樱花开,簇簇樱花,刻画出南国阿佤山冬日里“春暖花开”的特有景致。公曼村的樱花,又叫山樱花、野樱花、云南早樱或冬樱花,主要分布于云南及周边省区,因为在冬天开花而得名,它是蔷薇科樱桃属中极为特殊的一类原始樱花品种,是我国野生樱花资源中唯一在冬季盛开的观赏樱花珍品,属云南省二级保护植物。冬樱花多为野生和半野生状态,花小单瓣,花色单一,三五成簇,花期短,一株树集中在10天左右开放,接着迅速凋谢。冬樱花多生长于海拔1000米至2500米的山坡、山谷、溪边、疏林和灌丛中,是唯一一种靠种子繁殖的樱花。
  我与樱花的关系说来非常简单,上学前,最常看到的是老家寨门口那棵苦樱桃树开的花;上学后,从“樱花三月下扬州”的诗句里,我知道古时候就有人欣赏樱花了。初中课文里鲁迅先生的《藤野先生》一文,就写到了日本东京上野公园的樱花。后来我还知道樱花是日本的国花。不过,那时候樱花是樱花,我是我,开也好落也罢,与我没多大关系。直到高中毕业那年,在一个盛开樱花的冬日里奶奶病逝,出殡时路过村口那棵樱桃树,一树的花朵像洒下一场花瓣雨,那飘然落下的花瓣就像奶奶消失的生命,樱花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了人面对死亡时的无奈,泪眼迷蒙中,我明白了生和死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也许很短很短……从那时起樱花对我来说就成了一种美丽的、淡淡的忧伤。
  所以,每年樱花绽放的时候,我都会去看樱花,以一种复杂的心情去感受樱花的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总把樱花和自己的命运捆绑在一起,我的情感海洋里,心潮会随樱花的开谢而涨跌。每当看见樱花开放时,我就会联想起故乡春风和煦、鸟语花香的样子;每当看到樱花凋零时,我就会想起那些离开的人,有亲人、有同事、有邻里……那美丽的花瓣就是他们留在尘世间最后的笑颜。
  在工作近40年里,我虽然没能漂洋过海到日本去看鲁迅笔下的樱花,但我到过国内的许多城市,导游和赏樱行家绘声绘色地介绍,国内赏樱花最好的去处应该是北京的玉渊潭公园、无锡太湖鼋头渚樱花谷、上海植物园、重庆南山植物园、武汉东湖樱园、青岛中山公园、西安青龙寺、青岛中山公园、大连玉龙塘公园、杭州太子湾和昆明圆通等地方。可惜我一次也没有赶上,都错过了花季,真可惜!但我看过,离故乡凤庆江北不远处的无量山樱花开,那里的樱花和公曼村的樱花一样,都是冬樱花,都是野生种,只是无量山的樱花群体更大更集中,绽放时更壮观绚丽。
  冬日凛冽的寒风,吹开了公曼村如霞似火的冬樱花。去年的樱花虽然已不在枝头,但此时的樱花却在旧时枝头绽放。若我们以一种智慧的眼光去静观,自然中一切生命的脚步,何曾因为谁的悲喜而增减过一分?停留过一秒?唯有把它们定格在心中,方为永恒。

返回
2022年09月27日  第9374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又见樱花开

刊发时间:2022-05-29 A3版  作者:杨国祥 【字体:大 中 小】

  乡村生活平淡单调,却充满了温馨。驻村的日子,过得像公曼村的山风来去匆匆。仿佛还徜徉沉浸在月明星稀,谷黄果香的秋里,转身已是樱花红。
  偏安于沧源阿佤山角落的公曼村,每年到了冬季,遍布在山林、田地间、村寨、道路边的一株株樱桃树就会如期绽放。此刻,大地像是被落霞渲染过似的,处处都能看到那一抹散落的粉红。
  转身又见樱花开,簇簇樱花,刻画出南国阿佤山冬日里“春暖花开”的特有景致。公曼村的樱花,又叫山樱花、野樱花、云南早樱或冬樱花,主要分布于云南及周边省区,因为在冬天开花而得名,它是蔷薇科樱桃属中极为特殊的一类原始樱花品种,是我国野生樱花资源中唯一在冬季盛开的观赏樱花珍品,属云南省二级保护植物。冬樱花多为野生和半野生状态,花小单瓣,花色单一,三五成簇,花期短,一株树集中在10天左右开放,接着迅速凋谢。冬樱花多生长于海拔1000米至2500米的山坡、山谷、溪边、疏林和灌丛中,是唯一一种靠种子繁殖的樱花。
  我与樱花的关系说来非常简单,上学前,最常看到的是老家寨门口那棵苦樱桃树开的花;上学后,从“樱花三月下扬州”的诗句里,我知道古时候就有人欣赏樱花了。初中课文里鲁迅先生的《藤野先生》一文,就写到了日本东京上野公园的樱花。后来我还知道樱花是日本的国花。不过,那时候樱花是樱花,我是我,开也好落也罢,与我没多大关系。直到高中毕业那年,在一个盛开樱花的冬日里奶奶病逝,出殡时路过村口那棵樱桃树,一树的花朵像洒下一场花瓣雨,那飘然落下的花瓣就像奶奶消失的生命,樱花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了人面对死亡时的无奈,泪眼迷蒙中,我明白了生和死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也许很短很短……从那时起樱花对我来说就成了一种美丽的、淡淡的忧伤。
  所以,每年樱花绽放的时候,我都会去看樱花,以一种复杂的心情去感受樱花的美。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总把樱花和自己的命运捆绑在一起,我的情感海洋里,心潮会随樱花的开谢而涨跌。每当看见樱花开放时,我就会联想起故乡春风和煦、鸟语花香的样子;每当看到樱花凋零时,我就会想起那些离开的人,有亲人、有同事、有邻里……那美丽的花瓣就是他们留在尘世间最后的笑颜。
  在工作近40年里,我虽然没能漂洋过海到日本去看鲁迅笔下的樱花,但我到过国内的许多城市,导游和赏樱行家绘声绘色地介绍,国内赏樱花最好的去处应该是北京的玉渊潭公园、无锡太湖鼋头渚樱花谷、上海植物园、重庆南山植物园、武汉东湖樱园、青岛中山公园、西安青龙寺、青岛中山公园、大连玉龙塘公园、杭州太子湾和昆明圆通等地方。可惜我一次也没有赶上,都错过了花季,真可惜!但我看过,离故乡凤庆江北不远处的无量山樱花开,那里的樱花和公曼村的樱花一样,都是冬樱花,都是野生种,只是无量山的樱花群体更大更集中,绽放时更壮观绚丽。
  冬日凛冽的寒风,吹开了公曼村如霞似火的冬樱花。去年的樱花虽然已不在枝头,但此时的樱花却在旧时枝头绽放。若我们以一种智慧的眼光去静观,自然中一切生命的脚步,何曾因为谁的悲喜而增减过一分?停留过一秒?唯有把它们定格在心中,方为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