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恩深似海

刊发时间:2022-06-11 A3版  作者:张燕峰

  有一种爱,比蓝天更辽阔;有一种恩,比大海更深沉。这种爱叫父爱,这种恩叫父恩。
  时光不居。岁月的激流,无情地吞噬了父亲。茫茫人海中,我再也看不到父亲瘦削俊朗的容颜,再也听不到他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
  父亲走了。他结束了人间的苦役,洒脱地转身而去。只把巨大的虚空和锥心蚀骨的思念留给我,咀嚼。
  父亲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对我从来没有疾言厉色地呵斥过,更没有粗暴地动过手。每当我做错事,他只是略带责备地看我一眼,却一言不发。沉默如山,沉重地压在我的心头。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时间艰涩地流逝,一分一秒于我都是煎熬。自责愧疚掀起了惊涛骇浪,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我在心里默默发誓:这样的错误永远不要再犯,要为父亲争光,而不是令他蒙羞。
  多年之后,有人向小城里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这样介绍我:“这是某某的女儿。”那位长者欣赏地望着我,笑着说:“难怪,他的女儿怎么会错得了!”
  当我把这些话转述给父亲听时,他笑了,清澈的眸子里汩汩流淌着欢喜的柔波,满足而欣慰。我知道这是对他的最高奖赏,最高荣誉。
  父亲是个知识渊博爱好广泛的人。每逢假期,阴天的时候他就在家读书习字,晴天的时候便到户外活动,有时是打球,羽毛球、篮球、乒乓球都是他的强项,有时到野外观鸟。说起鸟儿来,他更是如数家珍。
  18岁那年,我高考落榜。沮丧和失望,如一条巨蟒在我的心田上游走。我终日垂头丧气,失魂落魄。父亲看在眼里,就选了个晴朗天气,让我陪他去树林里散步。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地面上是一个个迷人的光点,像碎银子一样,闪闪烁烁。一只鸟发出清丽婉转的叫声,呼朋引伴似的,一群鸟扇动翅膀,扑棱棱地从我们头顶飞过。
  父亲望着这些鸟儿,对我说:“你可别小瞧这些鸟儿,它们可是自然界的精灵。飞翔途中,它们经常遇到风雪、饥饿、猛禽的威胁,但从来都是乐观坚定地朝着自己的目标飞去。有一种鸟儿叫蓑羽鹤,每年的四月份,它们都会在新疆一带的沼泽地繁殖后代。十月份,水枯草衰,它们便飞越珠穆朗玛峰到印度过冬。珠穆朗玛峰号称‘世界屋脊’,这一路上困难重重,危险重重,有至少1/4的蓑羽鹤在长途奔袭中丧命,但任何困难和危险都不能阻止它们飞翔。这世界上没有比翅膀更高的山峰。”父亲停顿片刻,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接着说:“鸟犹如此。你只要不服输,就一定可以飞越高考这座山峰。人生的路何其漫长,你会有更多的机会获得成功……”
  父亲的话就像一道闪电,刹那间照亮了我的心房,那条可恶的令人心悸的蛇也不知何时逃之夭夭。
  第二天,我重返校园。一年后,我如愿以偿考上了心仪的大学。从此,“没有比翅膀更高的山峰”这句话深深地镌刻在我心灵的门扉上,给我启迪,催我奋进。
  而今,我已人到中年,事业有成。我常常想,我之所以成为我,成为一个令人尊敬、值得信赖的人,固然与母亲含辛茹苦地哺育分不开,但更多的是来自父亲日复一日潜移默化的影响和教导。如果有来生,我仍然希望由他来做我的父亲,引导我,激励我,鞭策我。
  回忆父亲,回忆他生前的点点滴滴,甜蜜而惆怅。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倍感幸运。想起他的恩情他的教诲,禁不住眼泪泫然。遗憾的是,深恩未及报,父亲就永远离开了我,这成为我心头永远的痛楚和伤悲。

返回
2022年11月27日  第9387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父恩深似海

刊发时间:2022-06-11 A3版  作者:张燕峰 【字体:大 中 小】

  有一种爱,比蓝天更辽阔;有一种恩,比大海更深沉。这种爱叫父爱,这种恩叫父恩。
  时光不居。岁月的激流,无情地吞噬了父亲。茫茫人海中,我再也看不到父亲瘦削俊朗的容颜,再也听不到他低沉而略带沙哑的声音。
  父亲走了。他结束了人间的苦役,洒脱地转身而去。只把巨大的虚空和锥心蚀骨的思念留给我,咀嚼。
  父亲是一个脾气温和的人,对我从来没有疾言厉色地呵斥过,更没有粗暴地动过手。每当我做错事,他只是略带责备地看我一眼,却一言不发。沉默如山,沉重地压在我的心头。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时间艰涩地流逝,一分一秒于我都是煎熬。自责愧疚掀起了惊涛骇浪,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心。我在心里默默发誓:这样的错误永远不要再犯,要为父亲争光,而不是令他蒙羞。
  多年之后,有人向小城里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这样介绍我:“这是某某的女儿。”那位长者欣赏地望着我,笑着说:“难怪,他的女儿怎么会错得了!”
  当我把这些话转述给父亲听时,他笑了,清澈的眸子里汩汩流淌着欢喜的柔波,满足而欣慰。我知道这是对他的最高奖赏,最高荣誉。
  父亲是个知识渊博爱好广泛的人。每逢假期,阴天的时候他就在家读书习字,晴天的时候便到户外活动,有时是打球,羽毛球、篮球、乒乓球都是他的强项,有时到野外观鸟。说起鸟儿来,他更是如数家珍。
  18岁那年,我高考落榜。沮丧和失望,如一条巨蟒在我的心田上游走。我终日垂头丧气,失魂落魄。父亲看在眼里,就选了个晴朗天气,让我陪他去树林里散步。
  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落下来,地面上是一个个迷人的光点,像碎银子一样,闪闪烁烁。一只鸟发出清丽婉转的叫声,呼朋引伴似的,一群鸟扇动翅膀,扑棱棱地从我们头顶飞过。
  父亲望着这些鸟儿,对我说:“你可别小瞧这些鸟儿,它们可是自然界的精灵。飞翔途中,它们经常遇到风雪、饥饿、猛禽的威胁,但从来都是乐观坚定地朝着自己的目标飞去。有一种鸟儿叫蓑羽鹤,每年的四月份,它们都会在新疆一带的沼泽地繁殖后代。十月份,水枯草衰,它们便飞越珠穆朗玛峰到印度过冬。珠穆朗玛峰号称‘世界屋脊’,这一路上困难重重,危险重重,有至少1/4的蓑羽鹤在长途奔袭中丧命,但任何困难和危险都不能阻止它们飞翔。这世界上没有比翅膀更高的山峰。”父亲停顿片刻,意味深长地看着我,接着说:“鸟犹如此。你只要不服输,就一定可以飞越高考这座山峰。人生的路何其漫长,你会有更多的机会获得成功……”
  父亲的话就像一道闪电,刹那间照亮了我的心房,那条可恶的令人心悸的蛇也不知何时逃之夭夭。
  第二天,我重返校园。一年后,我如愿以偿考上了心仪的大学。从此,“没有比翅膀更高的山峰”这句话深深地镌刻在我心灵的门扉上,给我启迪,催我奋进。
  而今,我已人到中年,事业有成。我常常想,我之所以成为我,成为一个令人尊敬、值得信赖的人,固然与母亲含辛茹苦地哺育分不开,但更多的是来自父亲日复一日潜移默化的影响和教导。如果有来生,我仍然希望由他来做我的父亲,引导我,激励我,鞭策我。
  回忆父亲,回忆他生前的点点滴滴,甜蜜而惆怅。我为有这样的父亲而倍感幸运。想起他的恩情他的教诲,禁不住眼泪泫然。遗憾的是,深恩未及报,父亲就永远离开了我,这成为我心头永远的痛楚和伤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