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花儿说话的母亲

刊发时间:2022-06-11 A3版  作者:杨丽琴

  前几天,我将一直生活在乡下的母亲接到城里,和我一起生活。
  本来,我怕母亲一个人生活太寂寞,想好好陪陪母亲。可是,母亲来了之后,我却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总觉得忙不完似的,回到家,就一身疲惫地钻进自己房间,很少和母亲说一句日常以外的话儿。
  一天早晨,我去阳台取东西,听到母亲在喃喃低语:“昨晚看天气预报了,今天是一个好天气。”“风温凉温凉的,吹到身上真舒服。”我不禁回头看了母亲一眼,母亲手里拿着喷壶,正投入地浇着花儿。因急于去上班,我转身离开阳台,却又听见母亲轻轻地话语声:“喝足了水,开得美美地”。
  原来,母亲是在跟花儿说话。我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转而一想,或许是母亲过于寂寞了,心里不觉泛起一阵内疚。
  以后的日子里,我尽可能地抽出时间陪母亲。可是在与母亲的交谈里,我得知,母亲的生活简单,但并不单调。每天,去小区旁边的公园里散散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在家没事时,看看电视;有时,还和小区里走得近的几个阿姨聊聊家常。有时,我和母亲正说着话,母亲忽然说,电视剧到了,要去追剧,或者约了哪个阿姨,一起出去散步,没有时间和我说话了。
  闲暇周末,我捧着手机在阳台上忙着刷朋友圈,母亲拿着喷壶来到阳台浇花,她走到那盆四季海棠前,四季海棠正开着粉粉的花,只是娇嫩的叶片稍稍有些卷曲,母亲轻轻地说:“这几天,看孙子去了,没有及时给你浇水,今天就多喝几口。”又到那盆白兰前,看了看说:“看,落了一身的灰,给你擦擦。”说着,往叶子和根部喷一些水,又拿来一块干净的布,在叶片上轻轻地擦拭,边擦还边说:“擦干净了,清清爽爽的,花儿开得香香的,多好!”
  转眼,看到开得正艳的月季花儿,赞美道:“呀!几天没见,开了这么多花儿,真漂亮。”我在一旁听了,不觉笑出了声,问道:“你跟花儿说话,它们能听得懂吗?”母亲很认真地说:“当然能听得懂,你看,那些花儿,是不是比之前精神了?”
  我却不以为然地说:“花儿因为浇了水才显得精神呢。”母亲看了一阳台开得灿烂的花,一脸的平和:“植物都是有灵性的,以前在老家种地的时候,就经常跟庄稼说话。你啊,不要整天好像事儿做不完似的,尝试着跟花儿说说话。要像花儿一样,静静地开花,日子慢慢地过”。
  真没想到,母亲能说出如此高深的一番理论。作家包利民曾说,我一直在乎着生命中的每一处柔软,并努力不让心在世事的风尘沧桑中结茧变硬,使其柔嫩如初温暖如昨。感谢母亲,和花儿说说话,让我明白了许多。
  我放下手里的手机,来到一盆我喜欢的紫罗兰前,学着母亲的样子,轻轻地说着话儿,一股明丽和清宁直浸入心底,我抬起头,天空澄澈如洗……

返回
2022年11月27日  第9387期 往期报纸>>
新闻热线:0883-2143727 广告热线:0883-2143722
在线投稿:ynlcrbs@126.com

和花儿说话的母亲

刊发时间:2022-06-11 A3版  作者:杨丽琴 【字体:大 中 小】

  前几天,我将一直生活在乡下的母亲接到城里,和我一起生活。
  本来,我怕母亲一个人生活太寂寞,想好好陪陪母亲。可是,母亲来了之后,我却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总觉得忙不完似的,回到家,就一身疲惫地钻进自己房间,很少和母亲说一句日常以外的话儿。
  一天早晨,我去阳台取东西,听到母亲在喃喃低语:“昨晚看天气预报了,今天是一个好天气。”“风温凉温凉的,吹到身上真舒服。”我不禁回头看了母亲一眼,母亲手里拿着喷壶,正投入地浇着花儿。因急于去上班,我转身离开阳台,却又听见母亲轻轻地话语声:“喝足了水,开得美美地”。
  原来,母亲是在跟花儿说话。我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转而一想,或许是母亲过于寂寞了,心里不觉泛起一阵内疚。
  以后的日子里,我尽可能地抽出时间陪母亲。可是在与母亲的交谈里,我得知,母亲的生活简单,但并不单调。每天,去小区旁边的公园里散散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在家没事时,看看电视;有时,还和小区里走得近的几个阿姨聊聊家常。有时,我和母亲正说着话,母亲忽然说,电视剧到了,要去追剧,或者约了哪个阿姨,一起出去散步,没有时间和我说话了。
  闲暇周末,我捧着手机在阳台上忙着刷朋友圈,母亲拿着喷壶来到阳台浇花,她走到那盆四季海棠前,四季海棠正开着粉粉的花,只是娇嫩的叶片稍稍有些卷曲,母亲轻轻地说:“这几天,看孙子去了,没有及时给你浇水,今天就多喝几口。”又到那盆白兰前,看了看说:“看,落了一身的灰,给你擦擦。”说着,往叶子和根部喷一些水,又拿来一块干净的布,在叶片上轻轻地擦拭,边擦还边说:“擦干净了,清清爽爽的,花儿开得香香的,多好!”
  转眼,看到开得正艳的月季花儿,赞美道:“呀!几天没见,开了这么多花儿,真漂亮。”我在一旁听了,不觉笑出了声,问道:“你跟花儿说话,它们能听得懂吗?”母亲很认真地说:“当然能听得懂,你看,那些花儿,是不是比之前精神了?”
  我却不以为然地说:“花儿因为浇了水才显得精神呢。”母亲看了一阳台开得灿烂的花,一脸的平和:“植物都是有灵性的,以前在老家种地的时候,就经常跟庄稼说话。你啊,不要整天好像事儿做不完似的,尝试着跟花儿说说话。要像花儿一样,静静地开花,日子慢慢地过”。
  真没想到,母亲能说出如此高深的一番理论。作家包利民曾说,我一直在乎着生命中的每一处柔软,并努力不让心在世事的风尘沧桑中结茧变硬,使其柔嫩如初温暖如昨。感谢母亲,和花儿说说话,让我明白了许多。
  我放下手里的手机,来到一盆我喜欢的紫罗兰前,学着母亲的样子,轻轻地说着话儿,一股明丽和清宁直浸入心底,我抬起头,天空澄澈如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