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网首页
  • 时政聚焦
  • 临沧要闻
  • 公示公告
  • 边地文化
  • 人文地理
  • 沧江网评
  • 文明临沧
  • 家乡的土陶

    刊发时间:2022-08-07

    A3版

    作者:吴泽柔

      家乡勐佑在云南的西部,没有叫得响的名山大川,一条小河向东流去,留下两岸还算宽展的良田。春天的油菜花,流淌着一望无际的金色,秋天的稻谷熟的时候,同样的金色,十分抢眼。我从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喜欢火把节的欢歌与篝火,更喜欢这里历史悠久的土陶。

      说起土陶,我立马就会想到李文灿。李文灿,勐佑土陶的创始人,曾在清朝宣统元年到勐佑一个叫三甲的地方开窑制陶。一块泥土,在艺人们的手里,摇身一变,就成了生活里的饭碗、水杯与煮菜做酱豆腐的器物。记得小时候,我们家也有许多用具就是土陶制品。爷爷盛酒的酒缸,奶奶腌酸菜的罐子,还有用于捣碎作料的盐臼。随着经济的发展,土陶制品越来越少,大概是因为玻璃、不锈钢以及塑料制品渐渐多起来,都不再添置新的土陶制品了。

      但勐佑的土陶生产从没有停止过。2019年,“勐佑土陶”被凤庆县列入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勐佑土陶窑的烟火渐渐淡了下来。眼看着古老的技艺面临失传,乡村记忆逐渐被淡忘,勐佑镇党委政府把勐佑土陶技艺传承发扬作为出发点和着力点,为土陶创业企业提供产地,建好基础设施,外派员工到临翔区博尚镇参观学习,在多方努力下,成立勐佑流金岁月土陶专业合作社。2020年,勐佑镇在文化山重修了“勐佑土陶传承体验馆”。如今的土陶传承体验馆大致分为六个区域,即体验中心、制坯专区、陶艺创作区、土陶晾晒区、土陶展示中心、龙窑。

      不久前,我随着正在做徐霞客研究的许老师到文化山完小附近的土陶馆参观。刚到停车场,便是一人高的几个土罐像迎宾一样站在门口。土罐上的纹理与花朵甚是精美,让我一下想到家里弃落杂物间的几只土陶罐子,便觉得现在的土陶完全颠覆了我原有的对土陶的认知。原来,土陶也可以如此唯美!

      土陶成品堆积如山,但不杂乱,因为都按照用途与类别进行了摆放。小到只能盛一小口茶水的杯,大到能装百十斤大米的罐,都是这些年工人师傅们的产品。有的上了釉彩,有些添了花色,有的刚刚出泥车,正在阳光下晾晒。我感觉泥土有百变本事,但终归是制陶师傅的巧手,让泥出彩。

      参观完成品展室,来到体验馆,便看见一位年长的男人正在制陶。泥车在他手里走走停停,不一会,一团泥巴便活灵活现地成了一只碗。一问才知道男人就是这里的制陶师傅,年轻时入行,做了近三十年,与一团泥巴纠缠了半生。师傅告诉我,别看做一只碗容易,但要捏得周正端庄,需要下功夫。看着师傅在泥车前悠然地摆来摆去,又一只精美的陶罐出手了。师傅把制好的陶罐拿到阳光下的晒台,晒干后进窑烧制。

      在许老师建议下,我体验了一番土陶制作的过程。师傅给了我一团泥巴,交代了泥车的操作与制陶的简单程序,就去忙他的事情去了,我原以为简单,结果一只罐子让我吃尽了苦头。车快了,泥巴到处乱甩,车慢了,泥巴怎么也无法拉伸,一会泥巴就干了,我给它添了水,结果导致初步成型的陶罐又打回了原形。师傅清楚,每个前来体验的人都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便替我重新做了一只陶罐。为了纪念自己与土陶的亲密接触,我特意在属于自己的土罐上写了“LOVE”,并签了日子,作为纪念。

      土陶放茶,会保茶味不走失,茶香不散佚,所以近年来,每个喜欢收藏茶的人家,都会添置一些陶罐,用以存茶。我参观的土陶作坊的老板据说也是个爱茶之人,所以在展馆的二楼,都是茶的世界。普洱茶、滇红茶、白茶,甚至还有黑茶。一间茶室摆放的饮茶器具,也都是土陶,只可惜这个季节天气太热,火塘是无人想生火了,要不然,烧一罐“百抖茶”才更来劲!


    联系电话:0883-2143727

    投稿邮箱:ynlcrbs@126.com

    未经临沧日报社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